刘晓波:被遥控的排华思潮

最近,由于中美两国政府间在一系列问题上的冲突,从政府到民间,美国对中国的敌意陡然上升,一股视中国为最具威胁性敌人的舆论造势,通过布什总统的协助台湾自卫的强硬表态,通过新政府批准的自1992年来最大宗的对台军售案,更通过美国的主流媒体以中国威胁论的基调大面积报道和评论中国的爱国主义狂热,而传遍了全世界。在美国国内,流风所致不仅裹胁了大陆的民众,而且已经殃及到在美的华裔。这种远远超出两种制度冲突的仇华排华思潮,对美籍华人来说,其种族歧视的色彩,在造成对华裔的心理伤害的同时,也促使在美华人重新审视自己与主流社会的关系,调整自己在美国的生存方式,这对华裔在美国的将来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而对大陆和对美国却决不是什么好事。

4月22日的《纽约时报》,刊载了资深记者兼中国问题专家纪思道的周末评论《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评论认为,这种民族主义之强烈和广泛,已经远远超出执政党有意煽动的范围,而成为民众自发的激进民族主义,许多大陆民众把美国视为“恶棍”,支持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主张如有必要连达赖喇嘛都该抓来下狱,以至于作者推测说:“如果中国政治更民主,那么撞机事件恐怕更难解决。”

我不知道纪思道先生的这种近于耸人听闻的推论,所依据的经验事实为何,如果主要依据大陆的媒体报道和互联网上的帖子,那就实在是低估了大陆现实的复杂性,太不了解大陆人的表达方式的曲折性,反而给人以主要根据大陆媒体提供的舆论而妄下断语之嫌。而在这种耸人听闻的推论背后,则是中共媒体宣传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事实上,美国主流媒体对中国的民族主义的评价以及由此引发的排华情绪,虽然也有种族主义的阴影在徘徊,但是也不能排除受到大陆媒体影响的可能。

众所周知,大陆媒体完全在中共政权的严格操控之下,特别是涉及爱国主义的主题时,无论纯官方的、半官方的、民营的,还是保守的、开明的、中间的,所采取的表述方式基本一致,即都以全民代表的身份发言。官方新闻发言人说: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和中国人民绝对不答应;大陆的国际问题专家说:布什政府不要低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的决心和勇气;即便像《南方周末》这样以开明和敢言著称的报纸,也会在第一版最醒目的地方打出大红字体的标题──十三亿人民呼唤着同一个名字:王伟。而也是众所周知,在事实上,这些自称为“祖国”、“民族”和“人民”的代表,其发言甚至连他自己及最亲近的人都无法代表。这些抽象而空洞的口号只不过是习惯性的表面说辞,根本无法反映每天都生活在口号下的复杂的中国人。恐怖使人活得过于聪明,以至于心甘情愿地活在谎言和奴役之中。

以我在大陆生活的经验,中国人生活在一种习惯性的人格分裂之中,言行不一是普遍的生存方式,私下议论和公开发言可以毫无关系,即便没有什么人事先指令和安排,一面对记者就必然下意识地进行掩饰和表演。就撞机事件来说,我曾有意识地在餐馆、在商场、在计程车上与陌生人聊天,他们对此的实际看法极为多样化,大多数人提出对王伟归宿的置疑,表示政府应该让老百姓了解真相,包括美国人的解释。而在我的熟人和朋友之中,几乎听不到民族主义的狂热叫喊。一个朋友还在大学生中进行了匿名的私下访谈,当被问道他们如果想出去留学的首选国家时,大多数人的回答是:美国。

我的这种经验,也被一位CNN驻北京的记者所证实。她说:绝大多数对中国抱有敌意的美国人,因撞机事件而由反共扩展为排华,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们并不了解中国。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全部来自媒体,而美国媒体又受到中共操控的大陆媒体的影响,而大陆媒体上的言论又不是老百姓的真实声音,网上言论也是经过过滤的,以至于有些人,私下聊天的看法与他贴在网上的言论之间也有很大的距离。在她采访过的人中,只有被官方定为异见分子的极少数人,才敢于表达与政府不同的看法,而其它人大都按照官方的口径表态。即便表达不同于公开舆论的看法,也不会直来直去,而是采取很委婉的说法。包括那些总在电视上露面的御用学者和官员,私下的看法也完全不同于公开的言论。

中国文化一直教导的做人策略,就是私下和公开的两套规则,中共五十年统治又把这种分裂的人格推向了极端。人们的记忆中储藏着两套语言,一套用于公开表态,一套用于私下交流。事实也已经印证了大陆人在长期的恐怖政治和谎言灌输之下的人格分裂。而这种活生生的中国人和有血有肉的生活,不长时间地置身于其中,是无法体验到的。也就只能陷入空洞口号和一致表态所构造的虚拟中国之中。

我不敢代表十几亿发言,但就我接触的人而言,包括中共党员和官员们在内,起码可以得出两点有限的结论:1、他们眼中的美国不是恶棍。2、一个民主化的中国决不会与美国为敌。

最讽刺的是,中共不仅操控着大陆的媒体和公开舆论,而且这种操控也一直在走向世界。毛泽东时代关起门来造反,也通过中共操控的媒体影响了西方的学生运动。现在,借助于撞机事件,它既制造了大陆民族主义的狂热假相,又煽动起美国的对华敌意。虽然这种敌意的表达是诚实的,但是诚实并不等于真实,因为这诚实敌意的依据是虚假的。因而,美国媒体的诚实表达和大陆媒体的虚伪表达,就变成了相互的“妖魔化”,不仅是两个政府而且是两国民众的相互“妖魔化”。而如果这样的“妖魔化”最终导致的不只是两种制度的对抗,而且还有两个民族及其民众之间的持久敌视,那么对中国、对美国、对世界的和平与自由,的确将是一种的威胁。

2001年4月30日于北京家中

【信报】2001年5月3日

另一版本:刘晓波:被遥控的排华思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