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是制度而不是民族之争

撞机事件使中美之间的敌意徒升,不仅是政府之间的敌意,而且波及到民间。中国民间强烈的反美情绪,甚至到了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程度。而美国主流社会的一些媒体对华裔的出言不逊,有人支援把所有华裔科学家赶出国家实验室,有人呼吁抵制中国餐馆和中国货,有人要求把所有中国人送回老家,极端者甚至主张像对待二战时期的美籍日裔一样,把在美华人关进俘虏营。这种敌意的上升,把实质性的政治上的制度对立转化为表面性的民族冲突,而这正是独裁政权最想做的。事实上,冷战后仍然坚持独裁制度的政权,一直都在努力把自由与奴役的制度之争转化为民族之争,而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如果认真分析,美国的主流媒体对中国的不满,实际上主要是针对中共政权的,许多美国人认为中美冲突的主要根源是中共的独裁,希望中共政权首先善待本国人民,中国政府才能得到国际社会的善待。

美国,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自由国家;中国,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专制国家;二者之间的对抗的意识形态色彩,尽管因为经济全球化、中美之间越来越深的经济交往而有所淡化,然而,二者之间的制度对抗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特别是“六四”大屠杀震惊了全世界之后,这种制度之间的政治对抗一下子再次变得醒目起来。每年联合国的人权大会上中美之间的对抗,就是两种制度、两种意识形态之间相互角力的缩影,足以证明了自由制度与专制制度的对抗,并没有因冷战的结束而烟消云散。中共1996年在台海进行的威慑性军事演习,向俄罗斯大量购买先进武器,大幅度提高军费开支……都证明了流行于西方自由世界的愈演愈烈的“中国威胁论”,决不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虚构敌人和制造围堵中国的口实。

所以,中国的国际形象不佳的主要责任,不应由中华民族和人民来负,而应由中共政权来负。中共对内不能善待自己的人民,对外奉行缺乏起码道义立场而一味采取犬儒式的实用主义外交。中共支援卡扎菲、萨达姆、塞德拉丝、米洛舍维奇、卡斯楚、金正日等独裁者,这在道义上不可能得到主流国际社会的尊重。中共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残余势力的忍让,甚至对香港市民陈毓祥因捍卫中国主权而殉难于钓鱼岛事件,都默不做声;印尼暴徒的疯狂排华,菲律宾枪杀中国落难渔民以及南沙群岛事件,中共只有礼仪式的口头抗议;中共不断对民主的台湾文攻武吓……如此对待同根同种的华人,怎么能让别人瞧得起!

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恰好有利于独裁政权把制度之争变成民族之争。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作为大陆中国的民众之所以得不到善待,决不是大洋那边的美国政府,而是我们头上的一党独裁。

2001年4月21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