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国人眼中的美国形象

这次撞机事件,除了加深和强化中美在政治上、军事上和外交上的敌对、不信任之外,我更为忧虑的是此事件在两国民众的心理上投下的阴影。撞机作为一个国际事件,不会纠缠多长时间,总会以某种妥协的方式得到解决,但是,此事件在两国民众之间制造的敌意,非但没有随之减弱,反而越来越深,它在民众心理上的负面影响则是长久的。在二十四机组人员离开大陆的海南之后,美国之音采访的五名美国公民中,有四个人对中国政府不满,认为美国没有责任,中国早该放人,只有一人认为美国政府有责任。美国的民意调查也显示,美国民众对中国的敌意在迅速上升。

我不太了解美国人对中国的各种看法,但是对中国人对美国的看法还是有所体会。在大多数中国人眼中,美国的形象是分裂的:

一方面,仅就国内行为而言,美国是经济强大和政治民主的典范,是生活富足和个人自由的天堂;这种正面的评价,即便是中共的抹黑术宣传也不能减损,中共所要防止的“和平演变”,在民众心目中却是个正面的进程,中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要“和平”,二要“演变”。从网友在美国大选难産期间发表的言论和国内媒体的大量报道中,足以看出大多数国人对美国式民主的肯定,对中共抹黑术的清醒透视。这种压倒性的正面评价,甚至可以从江泽民动不动就引用林肯、杰弗逊的名言中看到。

而另一方面,就国际行为而言,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霸权的象征,是不遵守国际法和不尊重弱国主权的蛮横的国际警察,依靠强大的国力、先进的武器和主流文明话语而四处干预和挑衅。如果说,在海湾战争时期,大多数中国人还认为对付萨达姆这样的政治流氓和国际无赖,就需要美国这样的富有国际道义感的警察。那么,在科索沃空袭期间,特别是中国使馆被炸之后,美国就由捍卫国际正义规则的秉公执法的警察,变成了地地道道的肆意破坏国际法的恶吏,是完全按照弱肉强食的野蛮的丛林规则行事,不尊重别国的主权和尊严的国际霸主。这种负面评价正是中共藉以抗衡美国的广泛民意支援所在。

这样,美国在中国人眼中成了善恶分裂的两面神:一面是自由的旗帜,另一面是霸权的撒旦。在国内政治中堪称民主典范的宽容政府,却在国际政治中变成了盛气凌人的霸道政府。

在1999年的使馆风波中,少数清醒的自由知识份子的理性呼吁,已经被强烈的反霸权的怒吼所淹没。一些在国内问题上偏向自由主义的知识份子,也加入了在国际问题上反对美国霸权的声讨行列。比如一批经济学家呼吁道:“中国一千多年来一直是世界第一超级大国,被人打败只不过150年以来的事,最多追溯到300年。即使如此,目前在综合国力方面,仍旧是除美国以外的,第二流的超级大国。建国50年来的腾飞,民族文化的复兴,已经指日可待,凭什么要在腾飞和瓦解的关键时刻,选择自我瓦解?”另一本集体写作的《变乱中的文明──霸权终结和秩序重建》在知识界颇为流行,此书的结语叫做“大国的历史使命”,像发宣言一样的呐喊道:在新世纪里,“中国人睁开眼,全世界都会醒来。”中国人要“像我们的祖先那样,必要时我们也敢于诉诸武力付出碧血”,用血肉建筑反霸权的“第二座长城”!

这次撞机事件,又为这种狂热的民族主义注入了新的兴奋剂,何况,还有24个美国人和一家先进EP-3在中共手中。虽然表面上没有使馆风波那样激烈,没有各大城市的反美示威游行,但是舆论发出的声音却远比那时更为一致,知识界再也没有类似使馆风波中的清醒,甚至连微弱的声音都消失了。面对国内沸腾的民意,中共的舆论造势集中抨击的就是美国的国际霸权,美国对中国主权的侵犯,对中国民众的不尊重以及对中国人生命的漠视。美国总统布希和国务卿鲍威尔在公开发言中,只关注24个美国人的人身安全和美国侦察机的机密安全,却对至今还不见踪影的中国飞行员不置一词。美国新政府的强硬与漠视的态度,不但更激怒了中国民众,而且恰好给了中共以充足的理由,在舆论上谴责美国对人权的双重标准,江泽民的表态,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和三大国内网站的帖子发出的是同一个声音:难道美国人是人,中国人就不是人?!难道美国人的生命就高贵到无价,中国人的生命却低贱到不屑一顾?!

你可以置疑江泽民的表态并不是对人命的珍惜,因为对国内的连续爆炸事件中的那么多无辜死者,特别是对被炸得血肉横飞芳林村的孩子们,江泽民并没有表现出国家主席应有的沉重和歉疚。但是,就算江泽民的表态是一种政治谋略,为这一谋略的实施成功提供前提的正是美国政府的傲慢和强硬。而登上美国侦察机进行检查,不仅是中共的必然作为,也是中国大多数民意的要求。

事件的复杂还在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以国家利益为核心。一个民选政府所代表的国家利益多少还以民意为基础,而一个非民选政府所声言的国家利益常常与民意南辕北辙。而一旦独裁政府在国际问题上赢得了民意的支援,那就只能加强独裁政府对民众的精神控制。如果美国政府把推广自由民主作为国家利益的一部分,那么此次撞机事件在中国国内所强化的反霸权民意,恰恰有违于美国的国家利益,有利于中共的国家利益。

换言之,从使馆风波到撞机事件,美国政府炸烂的,不只是中共的一座大使馆和三个中国人,撞毁的也决不只是一架战斗机和一个驾驶员,而是美国从1972年开始的对中国的信誉投资,更是经过近三十年的努力在中国人心中建立起的良好形象。很可能使中国人在强烈的反霸权狂热中,也把美国式的自由和民主一起反掉。而这,正是中共政权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2001年4月5日于北京家中

【信报】2001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