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向权贵家族进一言

在大陆的社会转型中,权贵家族的最大作用就是推进着私有化的进程。但是,由于他们牟取财富的手段没有任何道义合法性,这种权贵私有化的正面作用与负面作用相比实在是微乎其微。他们所造成的准合法的寻租式腐败,已经变成一种维持官员们效忠政权的制度安排,即便有助于旧制度的瓦解,也只是毫无建设性的破坏作用,其既得利益成为政治改革的最大阻碍;他们所制造的畸形权力化市场,无法与国际社会的自由而平等的市场接轨;他们肆无忌惮地侵吞挥霍全民资产所导致的贫富两级分化,没有任何道义上的辩护理由,造成了严重的社会不公和老百姓的不满乃至仇恨的积累;他们所制造的制度性腐败不仅正在摧毁现政权的合法性,而且瓦解了新制度赖以建立的人性基础。总之,如果一任他们按照现在的权力市场化和权贵私有化方式来推动社会转型,那么未来的大陆中国,既是暴富的权贵家族的天堂,又是广大无权无势者的地狱,是没有任何社会公正可言的以权力资本为核心的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其血腥而野蛮的恶劣性质,远远超过西方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罪恶。

现在,随着可以带来暴利的房地产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回报逐渐萎缩,随着可以被瓜分的国有资产越来越少,政治特权和垄断行业给权贵们带来的预期收益也随之降低,加之官场上权力争斗的险恶,利用反腐败置政治对手于死地的手段之运用越来越频繁,已经发了大财的权贵们基于长期的利害计算,基于对财产及生命安全的恐惧,未必不拥护政治改革。如果能够把黑钱洗净,如果政治改革可以不追究其资本积累的罪恶,推进政治改革对他们来说肯定是利大于弊。而避免追究的最佳方式,就是权贵们主动地实施政治改革。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必有多大的良知,只要有足够的智慧,就能通过长远利益的计算,得出必须推进政治改革的结论。

大陆转型的成功与否,取决于执政精英及其权贵家族与民间的一批有理性的自由主义精英和极少数有良知的执政精英之间的合作,一方面进行广泛的理性启蒙,呼吁民众的理智和对未来收益的远见,以不清算权贵们的不义之财来换取执政精英对政治改革的承诺;另一方面从现在开始,权贵们把他们的不义之财通过投资公益事业逐渐向社会返还,通过建立完善的社会福利体制,确保弱势群体的基本利益。同时着手建立公正的市场规则和分配规则,使剩余国有资产的再分配具有权利平等的社会公正性,使致富者的财富具有充分的法律保障和起码的道义辩护的理由。

否则的话,由于权贵们在瓜分和积累财富上过于滥用权力和肆无忌惮,使最广大的弱势群体受到了太不公正的对待,他们手中的巨额资产没有任何可以从道义上进行辩护的理由,一旦出现局部失控,极有可能使任何理性的、对未来负责的和解呼吁,被民众长期积压的不满所演化出的普遍非理性仇恨和急功近利的短视所淹没。

换言之,在人们的利益意识觉醒之后,中共在利益重新分配中的牟利方式,正在成倍地积累社会的不满和仇恨,而积累仇恨就是种植和培育爆炸性动乱。中共的统治方式正在制造自我毁灭也毁灭他人及整个国家的力量。

2001年3月14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