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私营老板“稳定共识”的背后──大陆民主化的动力分析之一

一个熟人,现在是私营老板。一起吃饭,谈到大陆的现状,饭桌上人人牢骚满腹,他更是一腔怒火,因为他蹲了半年大牢,刚刚出来。据他表白,这次牢狱之灾纯属有人设圈套,买通了衙门对他进行敲诈,连投资带捞人扔了几百万。谈起政治改革,他也同意现行体制的不公正和行政权力对经济过多的强制干预的不合理。但是,一谈起怎样具体加快政治改革,他就强调“无论如何不能乱”,而保持稳定的最佳办法,还是自上而下的改革,发展经济应该绝对优先。至于政治民主化,那是以后的事。他还以八九运动为例来证明自下而上的政治改革只能导致社会的全面倒退。尽管许多私营业主亲历过这个制度的不公正甚至野蛮,但他们的想法一点也不令我吃惊。他们对自身利益的过分关注,使他们很容易产生恐惧综合症,似乎中国的所有混乱都是中央权威的削弱造成的,似乎所有来自民间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都是帮倒忙,似乎平民要求政治改革就是想劫富济贫,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的经济文革,必然导致社会动乱。

关于政治改革,私营业主们之间的具体看法也有很大差别,但是在政治改革和社会稳定之间的选择上,目前大陆的富人(学名叫经济精英),或国营或民营或高级白领或文化名人,基本上达成了一种没有经过协商的默契──稳定共识。当然,最不愿意进行政治改革的无疑是大小权贵们,因为他们是现存秩序的最大受益者,自愿地真心维护稳定。而私营老板则是被迫地真心拥护经济发展优先的稳定。

说被迫,是因为在改革以来的利益重新分配中,私营经济同样受歧视,只能拣一点权贵们或有意或无意掉下的残渣,即便有些私营老板可以凭借财力周旋于权贵们之间,甚至能够手眼通天,但是他们仍要付出很高的“权力费”,私营业主用于攀附权贵的投资,决不少于其他投资,正如一些港台富豪用钱买一顶人大或政协的红帽子,买出入中南海的通行证,从而得到更多的大陆市场份额一样。

说真心,是因为与平民百姓相比,私营业主毕竟搭上了“先富起来”的便车,现存秩序使他们成为社会中被羡慕甚至被嫉妒的阶层。那些在八十年代早期被迫失去铁饭碗的社会闲散人员,从社会的底层和边缘挣扎出来,由被人看不起的地摊小买卖人,变成了百万、千万乃至亿万富翁。随着财产的增加,他们的社会地位也随之不断提高。现在,大陆的私营业主中有近六千人当上了各级人大代表,近九千人成为各级政协委员,还有许多在政治上深得执政党信任的私营老板进入了各级工商联领导班子。当然,产权不明晰,使他们有强烈的不安全感,但他们之中的成功者象发了大财的权贵们一样,大都为自己留好了退路,转移资产到海外,即使自己不移民国外,也要给妻子或孩子弄本洋护照。

同时,在大陆的畸形市场中,想做诚实而干净的商人或企业家是很难的,别说大陆本土的生意人,就是外商也无法免受人治文化的污染和腐蚀。凡生意人皆有一双不干净的手,而是否被全部斩断或砍成残疾的权力,全在执政党手中,想收拾谁都能找到充足的理由,不由你不温驯。《精品购物指南》,由一份国家机构办不下去的报纸,经过承包人自己的投资和经营,变成了上亿资产的畅销报纸。政府看着眼红了,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名义,说收回就收回,谁敢置一词?没把原老板扔进监狱就算手下留情了。虽然学界和企业界一再论证产权模糊不利于市场的公平竞争规则和商业伦理的培育,呼吁尽快在立法上达到产权清晰,但是,执政党喜欢的就是模糊,因为最终的裁判权在它手中,一句产权不清,能致任何私营企业于死地。1999年的修宪刚刚走出在宪法上保护私有财产的第一步,但是离私有产权的完善宪法保障还差得很远。

许多人认为,大陆的政治民主化有赖于中产阶级的培育、发展和成熟,而且私营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是政府垄断和不公平的市场,但是,目前的大陆,先富起来的私营老板和其他的富人一样,是政治上最保守的阶层,目光之短浅只盯着眼前的既得利益,没有多少想改变现存体制的内在动力,私下聊天中的牢骚也只是牢骚而已。一句话,富人们之间达成的“稳定共识”,不过是现存秩序中最大获利阶层之间的利益同盟。这几年走红大陆文坛的余秋雨公然为腐败辩护,颇能代表富人的政治倾向。他认为腐败有利于社会稳定和未来的法治建设。

这样说,似乎对私营老板不公平,因为他们已经遭受了太多的不公正对待。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恶劣的制度,这个制度把私营经济只当作政府财政的来源和维护政权稳定的工具,置于政府垄断和准入限制的歧视下,既要保留又不让坐大,稍有社会影响的私营老板就被统战到工商联中,成为党的花瓶兼诤友,根本不允许私营业主成长为独立的社会阶层,只能是永远没出息的个体户。弱小的个体户想要保住自己的“辛苦钱”,并且使其增值,只能攀权附贵,在经济上变成垄断集团的附庸,在政治上进入执政党的统战花名册。这是另一种逼良为娼,如同大陆的知识分子不得不做御用文人,民主党派不得不做政治花瓶一样。上等奴隶做久了,自有想坐稳的利益和乐趣所在。而一旦得到主人的赏识,那么最好的投资就是不断地博得主人的欢心,侍候好主子就是善待自己。

(原载《信报》感谢作者授权)

【大纪元】2001.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