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镇压下的辉煌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和中功的创始人张宏堡,都一再宣称“不问政治”,都对学员的道德自律提出苛刻的要求,而且这种准宗教民间组织也能创造很大的经济效益。中功的麒麟集团就有三千多家合法注册的经济实体,不仅在增长乏力和大批失业的不景气中,创造了颇具规模的经济效益和就业机会,更在伦理崩溃的废墟上,为彷徨无助的弱势群体提供了安于命运的信仰。这样的民间组织本来是有助于社会稳定的。

而颇有反讽意味的是,这种完全与政治无关的气功组织,现在却变成了由中共的党魁江泽民一手制造的、越来越政治化、国际化的法轮功运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野蛮镇压,才使一个民间的非政治组织的抗争政治化了。中共政权对绝对权力的贪婪,对人性的阴暗而恶意的恐惧和猜疑,使它本能地处在草木皆兵的惊惧状态,没有敌人也要虚构敌人。这种本性并没有因为20年的改革开放而有实质性的改变。

现在,无论中共怎样继续诋毁李洪志的人格,制造李洪志的罪证,都无法让法轮功名誉扫地;事后追订的《反邪教法》在道义上和法理上都属于逆历史潮流而动。大规模的镇压只能越来越激起学员们捍卫信仰的决心,越来越赢得国内、外舆论的同情。最近法轮功在国外获得许多来自政府的和民间的嘉奖。李洪志又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这一切声誉的获得,主要应该归功于普通学员们以身殉信仰的大无畏精神和持续不断的护法行动。

一个民间准宗教组织面对强大的专政机器,在单纯信仰的引导下,以非暴力的方式进行坚韧的抗争,使它具有了高度组织化的民间反对运动的意义。值得民运精英认真反思的是:不是持续20年的、由民间精英组成的政治反对派运动,而是由最普通的平民组成的法轮功运动,为了信仰自由而前仆后继,让民间反对运动迸发出罕见的悲壮和辉煌。

对大陆中国的政治改革而言,法轮功运动由强身健体和寻求心理平衡的气功热,变成了公民捍卫自己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抗议运动,在下层民众中形成了健全社会常识的自由主义启蒙。它为政治改革提供了来自民间的巨大动力,也为民众的自组能力提供了正面的例证。它使世纪之交处于沉默之中的大陆中国,发出了要求进行政治改革的最响亮的民间呐喊。

2000年12月26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