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刑讯逼供的古老传统

辽宁省营口市工人李化伟的妻子被人杀害,亡妻之痛还未稍有缓解,他却被捕。经过三年多的审理,他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缓。在他已经坐了14年黑牢之后,案件的真凶才被揭露。14年,一个人能有几个14年!

公安局及司法机关之所以制造了这起大冤案,直接原因就是公安局的刑讯逼供。当公安人员对李化伟进行三天三夜的刑讯逼供而没有结果之后,他们便抓来李化伟的母亲杨老太太进行逼供,从下午二点半一直逼供到深夜一点多钟,差不多连续11个小时,杨老太太在极端的疲惫和惊恐之下,被迫按办案者的诱供思路编出了儿子杀妻后回家告诉她的口供。

今日中国的执政党尽管高喊“依法治国”,但是中共体制的实质仍然是人治高于法治,刑讯逼供是中共的制度性要求,而绝非偶然的执法行为,也不是某个具体的执法者法律观念淡薄所致。早在中共处于夺取政权的艰难时期,刑讯逼供已经成为中共整肃党内异己的重要手段。三十年代,从“富田事变”开始的肃反运动,打“AB团”、打“社会民主党”、打“改组派”、打“托派”、打“罗章龙派”,要么是不分青红皂白拉出去毙了,要么就是通过刑讯逼供制造敌人,几乎全部是冤案。四十年代,在国统区臆造出“红旗党”,刑讯逼供使“红旗党”遍及四川、河南、甘肃、广西、广东、浙江、湖南等省;延安时期的整风运动和抢救运动,更是中共的割据政权制造冤案的第一次高潮,抢救对象从成年人、青年人发展到中、小学生,12岁、11岁、10岁……直到挖出一个6岁的小特务!李锐老人回忆说,他的一个老同学在逼供之下诬陷他是特务,他被抓起来后,曾亲身经历了连续五天五夜不准睡觉甚至不准眨眼的逼供。而中共执政之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滥用刑讯逼供所制造的冤假错案之多,恐怕可以作为吉尼斯记录载入史册。

中国是人治历史最长的国家,刑讯逼供手段是人治制度的必须,人治的历史有多长,刑讯逼供制造的冤假错案的历史就有多长,从汉代的“党锢之祸”到清代的“文字狱”,皆用刑讯逼供的手段。现在,人们大都只知道明代的“东林党人”是一个颇有风骨的士大夫文官集团,但是历史上所谓的“东林党人”,完全是大太监魏忠贤通过制假捏造和刑讯逼供一手制造的大冤案,魏忠贤为了灭绝他的政治对手,在罢免了十几位朝廷重臣的官职之后,又唆使其党羽造作了《东林点将录》等文件作为罪证,“尽罗入不附忠贤者,号曰东林党人”,入册者皆要受到残酷的刑讯逼供,最后非死即逐,遂使魏忠贤的权力达到可以任意操纵君权的顶点,朝廷的其他重臣成了纯粹的摆设,所谓“纸糊三阁老、泥塑六尚书”是也。

只要人治秩序不变,刑讯逼供所制造的冤假错案就不会灭绝。

2000年3月2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