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之:悼刘博士

你走了
这是他们犯下的又一宗罪孽

把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致死
世界上还有第二个这样的政府吗?
把这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致死
你们也是要把和平变革中国的道路关押致死吗?
你们也要把未来中国的和平关押致死吗?

那宪章
不过是他和他们用笔和平地表达自己的信仰
人不能和平地表达自己的信仰吗?
不过是他和他们要用笔开拓和平变革中国的道路
不可以吗?
那要用什么可以?
他用笔,你们却要用枪和监狱

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谁不曾先拥有过错误?
他曾最尖锐地指出我们民族无能的现实

他说:“我没有敌人”
中华民族千年循环往复的厮杀还要继续吗?
他期待着专制者们最后一丝天良的闪现
因为他们还是人类
他期待着中华民族未来的和平
他却倒下了

但,他是一座纪念碑
他的死亡吹响着中国民权运动的新的号角

李英之,2017年7月14日

【民主中国】2020.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