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致中国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肖扬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大陆新的执政集团上台以来,大讲“以人为本”、“依法治国”,强调“贯彻落实宪法”,“坚决纠正一切违宪行为”,2004年3月,还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总纲。那么,中国大陆的人权、法治状况到底怎么样呢?

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和工人、农民、市民维权运动的高涨,中国人的社会、经济权利是有所改善的。但是,中国公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与人身、通讯等基本人权和政治权利,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每况愈下了。就言论自由来说,自1995年5月,中国学术文化界45人发出宽容呼吁以后,地方性和全国性的联名呼吁和建议不断举行,每年都有许多次。除了1995年王丹、刘晓波等人的联名呼吁以外,其他的均未受打压。可是,2002年11月陕西公民赵常青和四川公民欧阳懿等192人对中共16大的联名建议却受到打压,赵和欧阳均被判刑。而网络作家刘荻、杜导斌、师涛、杨天水等和《二十一世纪环球报道》、《南方都市报》、《战略与管理》、《同舟共进》等知名刊物都是以言论、出版获罪的。

就打击对象来说,邓小平专政时期是“抓小不抓老”,“六四”事件中被捕判刑者,年龄最大的是鲍彤──57岁,对其他年龄较大、名望较高的人,如胡绩伟、李锐、李慎之等,不加拘捕,而是采用其他手段进行打压。现在却是不分老小一齐抓。例如:2004年4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开会前后,非法拘捕了被国内外人士称为“六四母亲”的68岁的丁子霖教授。同年6月,非法拘捕关押了由于揭露当局隐瞒SARS疫情而享有盛名的74岁的蒋彦永医师。

2005年1月18日,又用绑架的形式把我这个年过77岁的老人非法关押了14天,我的72岁的老妻也陪我受到关押。据《汉书刑法志》记载:周朝的法律,70岁以上、8岁以下不受刑,不为奴。《汉律》沿用周律,并修改为70岁以上、10岁以下有罪不罚。丁子霖、蒋彦勇和我这些老人并没有犯罪,而赵紫阳先生,不仅无罪,而且有大功于人民和国家。执政集团为什么要违反中国宪法和传统道德、传统法律,虐待和侮辱这些无罪的老人呢?

就法律程序来说,我在1995年1月27日,因为撰写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事迹被西安市公安局局长刘平派出14人抄家并传讯;1995年5月20日前后,在故乡浙江省被杭州市公安局拘捕并押送回西安;1997年7月16日,又因接受华裔法籍记者安琪的采访,被西安市公安局局长刘平派出18人再次抄家。公安部门这些行动都是严重违法和非常野蛮的。但是,他们多少还履行一下法律程序,持有搜查证和传讯通知。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呢?2004年拘捕丁子霖和蒋彦永,2005年1月绑架林牧,一不出示工作证,二没有拘留证,三没有逮捕证,四没有在6小时以内通知家属。1月31日,公安人员要送我们夫妇回家,我的老妻绝食,“要一个说法”。可是,他们什么说法都拿不出来。这种盗匪式的非法绑架和黑社会式的非法关押,简直是无法无天!还侈谈什么“依法治国”?!侈谈什么“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呢?!

(2005.2.16)

【民主通讯】2005.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