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逝世两周年,香港及世界各地展开纪念活动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刘晓波生前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虽然饱尝囹圄之苦,却不懈地坚持抗争,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指出,中国新闻自由的状况没有改善,依然是世界上拘押记者最多的国家,至少有112位记者目前在中国坐牢。

该组织说,继刘晓波之后,中国作家博客杨同彦也因为癌症在狱中得不到治疗而去世;中国公民记者秦永敏、记者黄琦和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等人依然在押,而且都患有严重的疾病。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局负责人艾伟昂(Cédric Alviani)就此指出,“尽管这种谋杀引发了国际混乱,北京方面依然继续系统虐待被拘记者的政策。艾伟昂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对(中国)政府的施压,要求释放所有新闻自由的卫士。“

八九民运以来一直坚持声援中国民主和人权的香港支联会,7月13日晚在中国内地游客众多的尖沙咀钟楼旁举行悼念中国异见作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追思会,介绍刘晓波的生平和一生追求民主的精神。

香港是中国唯一能公开纪念六四或悼念刘晓波的地方。追思会星期六晚开始后,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宣布为刘晓波默哀一分钟,向刘晓波铜像三鞠躬。参与人士手持蜡烛,以烛光悼念刘晓波。现场有一百多人。

周六,独立中文笔会、人权组织“大赦国际”以及德国基督教会将在科隆举办主题为“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纪念/追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礼拜活动。活动主办方表示,刘晓波先生一生信奉普世价值,进行和平理性的抗争,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是中国民主事业的开拓者,《零八宪章》是刘晓波与中国民主精英的“宣言书和英雄乐章”。

活动发起人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刘晓波不仅仅是一位被中国政权迫害的中国异议人士,也是人类的财富。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只是他个人的荣耀,而是世界性的荣耀,极具象征意义。当一个国家权力把一个追求自由的人压迫致死,他一点都没有仇恨、不安和焦虑,他怀着爱离开世界。他的爱不单单是对他的妻子刘霞,也是对这个社会、人类、他的国家的爱。刘晓波的整个遭遇是对中国政府的耻辱,历史已经记下他们所犯下的反人道罪行。”

廖天琪补充说,在追忆刘晓波的同时,与会者也将探讨当下中国人权状况,同时继续为在中国受到压迫和失去自由的人们呼吁。

▲德国之声(DW)7月9日报道:就想“躺着”的刘霞 迎来两个周年纪念

对于首位赢得诺贝尔奖的中国公民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来说,今年7月份的这第二个星期是个特殊的一周。在这一个星期里,她即将迎来抵达德国一周年的纪念日,同时也将迎来丈夫刘晓波的祭日。

刘霞到了德国后 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2019年5月4日摄于法兰克福)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一个人的时候,真的,我就想躺着”,今年五月初刘霞赴德后罕见出现在公共场合时这样总结自己的现状。在德国法兰克福市和美国汉学家林培瑞以及艺术家艾未未公开对话时,刘霞坦言自己一直在逃避丈夫刘晓波已经逝世的事实。当时她表示:“到现在我心里都不愿意承认晓波走了。被迫和晓波进行的所有的告别仪式我觉得都是演的。都是演戏的,都不是真的。”刘霞的丈夫刘晓波于2009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被监禁。2017年7月13日在狱中因肝癌去世。患有抑郁症的艺术家暨诗人刘霞,从未被指控犯有任何罪行,自先生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刘霞曾被中国政府软禁约8年。

“他们不想让我一个人”

一年前,刘霞在丈夫祭日即将到来之际,被中国政府批准出境并与时任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一道乘机抵达德国。在德国开始新生活后,这位中国最知名民主人士的妻子和媒体及公众的接触不多。她曾表示:“我其实自己都不知道我每天怎么过的……在我现在还没有办法都梳理好我的记忆的时候,他(刘晓波)基本上就是我的全部……现在到柏林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他们就会找各种缘由叫我出门,陪我上街,陪我喝咖啡。其实他们就是不想让我一个人。”

保持低调

据德国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常年与刘霞保持联系的友人向德国之声透露。现在的刘霞仍处于令人担忧的抑郁状态,不愿意和外界接触,预计也不会出席德国以及世界各地为纪念刘晓波逝世两周年而举办的相关活动。而这一切也符合刘霞离开中国后,低调的行事风格。

本周六,独立中文笔会、人权组织“大赦国际”以及德国基督教会将在科隆举办主题为“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纪念/追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礼拜活动。活动主办方表示,刘晓波先生一生信奉普世价值,进行和平理性的抗争,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是中国民主事业的开拓者,《零八宪章》是刘晓波与中国民主精英的“宣言书和英雄乐章”。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1日报道:刘晓波病逝两周年祭 刘霞抑郁仍重或不参加纪念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2017年7月13日病逝即将两周年。而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自前往德国生活后,本周踏入第二年。据德国传媒报道,刘霞现时仍处于抑郁状态,预计她不会出席纪念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活动。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刘晓波过世将届两周年,传刘霞仍陷忧郁。

该报道称,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两个月前在公开场合露面,状甚愉快,但德国媒体说,刘霞现在仍处于令人担忧的忧郁状态,预计也不会出席为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举办的相关活动。

该报道指,对刘霞来说,这星期是个令人思绪纠葛复杂的一周,既是她赴德国一周年的纪念日,也是丈夫刘晓波的两周年祭日。刘霞到了德国后,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5月5日曾出席在法兰克福举行的个人摄影展,并与旅居海外的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对谈。这是她离开中国后第二次公开露面,与第一次相隔7个多月。

该报道引述德国之声消息,刘霞在法兰克福摄影展上坦言,自己一直在逃避丈夫刘晓波已经逝世的事实,“到现在我心里都不愿意承认晓波走了,被迫和晓波进行的所有的告别仪式,我觉得都是演的。都是演戏的,都不是真的。”

据刘霞总结自己的现状时说,“我一个人的时候,真的,我就想躺着”。

据刘霞曾说自己到德国后,“自己都不知道我每天怎么过的”、“在我现在还没有办法都梳理好我的记忆的时候,他(刘晓波)基本上就是我的全部”。她也说,许多朋友会找各种理由约她出门,“其实他们就是不想让我一个人”。

德国之声引述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常年与刘霞保持联系的友人表示,现在的刘霞仍处于令人担忧的忧郁状态,不愿意和外界接触,预计也不会出席德国,以及世界各地为纪念刘晓波逝世两周年而举办的相关活动。

该报道说,刘霞的丈夫刘晓波2009年被当局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禁,2017年7月13日在狱中因肝癌去世。刘霞虽从未被指控任何罪行,但自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她被中国政府软禁在家中约8年。

刘晓波过世后近一年,刘霞被中国政府批准出境,并与时任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一起乘机抵达德国。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1日报道: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刘晓波逝世两周年追悼活动 2019年7月独立中文笔会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刘晓波生前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虽然饱尝囹圄之苦,却不懈地坚持抗争,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2019年7月13日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独立中文笔会在德国科隆举办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纪念活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请谈谈您的最大感触?刘晓波为后人留下了怎样的遗产?

廖天琪:刘晓波的去世是我生活中最大的遗憾和最伤痛的事。我曾经阅读、并且出版过许多他的作品,包括他的书、他的文章等等。我观察并思考他的一生,感觉到他不断地在磨练锻造自己,就像一颗玉石,越磨越圆润光滑。到他生命走到最后阶段时,他已经超越了人间世俗的恩怨情仇,剩下的就是一个“爱”字:对他的妻子,对其他的人:同事、朋友,对社会和国家,都就只剩下这么一个“爱”字。我不是说他是完人,但是现在他已经离开尘世,也不会再犯任何一个“人”可能会犯的错误了。这也许是英年早逝者的一个“优势”。

晓波给后人留下的遗产,太多太多了。对西方人来说,他是一个勇者、仁者,有着基督徒一般高贵的情操,为了“大我”牺牲自己,被迫害致死,却始终内心没有仇恨,属于世界级的伟人。

对中国人来说,他留下来的政论以及社会和文学评论都是针砭中国文化、当前政治和变态社会的,说得比较“白”一点,他的作品、他的文章就是一面照妖镜。他的思想理性平和,对所有问题不只是分析因果,而且往往提出解答性的建议,完全是一个智囊型的知识分子。他不屈服于强权,勇于承担,他想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在中国社会造成的暴戾之气,所以说出“我没有敌人,没有仇恨”这样的话。有些人误解他,但这不是晓波的问题,是那些人的境界不够。阅读晓波的某些文章,至今还是对中国何去何从的一盏照明的灯。

法广:去年的今日,全球各地纷纷发起不同形式的追悼活动。你们在柏林举办了刘晓波的追思会,今次科隆祭奠活动突出什么特点?将聚焦哪些重点话题?

廖天琪:去年晓波逝世周年,适逢刘霞也在前三天被释放到德国,所以那场追思会别具一番意义,人们是悲喜交集,当时竟有将近一千人参加,包括德国前任总统高克和夫人。

今年我和友人罗兰德-库纳牧师再次携手在科隆举办祭奠活动,当然是要提醒人们:晓波的遗愿尚未完成,中国社会的不公不义,缺乏法治和一党专政及个人独裁越演越烈。

我们这次除了悼念晓波,还要为去年12月被逮捕的王怡长老声援。王怡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优秀的作家和法学学者。他十多年前成为基督徒以来,就全身心地投入教会的宣教工作。他所做的努力跟晓波一脉相承,都是以宽容仁爱的精神来化解中国社会里堕落的道德和狭隘贪婪的习性。然而中共当局却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加诸于他。这可能使他受到非常重的惩罚。所以我们将发动签名声援王怡的活动。

另外我们也要为新疆被关入所谓“教育营”的维吾尔和哈萨克人仗义直言,压迫少数民族,是汉人的耻辱,这和现代文明的政治完全不符。

另外我们自然要提到香港人争取自由民主和法治的伟大而理性的“护法运动”,长平写了文章,说香港人应当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并不匪夷所思,几十万人上街,没有暴力,没有打砸抢的这种行为,真是了不起。在全世界都是非常少见的。我们会在追思会上提到这个议题。

法广: 最近两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发生了那些变化?

廖天琪:众所周知,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人权方面真是万马齐黯,越来越倒退了。许多政治犯良心犯不但没有被特赦,反而死在狱中或死在刑期之中,除了晓波,还有杨天水,彭明和其他人。当前还有数百名政治犯在关押之中,许多都在狱中度过数十载,这种非人性的法律在世界上是极为罕见的。而且如今对政治犯的罪名还变着花样,不一定是“颠覆国家政权”,还有什么“扰乱治安”、“寻衅滋事”、“妨碍交通”,真是可笑,极尽侮辱之能事。因为政治犯不同于普通的刑事犯。我们当然也关系普通的刑事犯。因为不公正的处罚不仅仅限于政治犯。普通的刑事犯也是人,他们也应该有一定的基本的人权。即使他们犯了罪,也应该享受到基本的人权。不过习政权的人权把戏,全世界都知道,很多国家为了顾全北京的面子,表面不说,背地是看不起这种独裁做法。因为这普世价值不是西方的特权,中国人也一样有普世价值的。中国人不是猪狗,吃饱了就不要尊严,不要人权了。

法广: 2008年底,刘晓波等知识分子与民权人士共同推出《零八宪章》,要求民主宪政治国。其中的诉求之一是“司法独立”。十多年后的今天,香港爆发了空前规模的抗议示威,您从中解读到了什么?

廖天琪:我刚才已经提到,香港的这次空前的抗议示威,反对“逃犯条例”,非常非常地了不起。还是那句老话,民意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我希望中国当权者能够听进去这句话。在民主国家,所有基本人权都是天赋人权,神圣不可侵犯。在独裁共产国家,人的权利就要自己捍卫。香港人这次的表现,可圈可点,他们以和平理性的抗议示威手段表达民意,进行了真正意义上的“护法运动”,并且取得了相当大的成果,我看到,这次的民间运动,逼得港首林郑月娥女士不得不道歉,并且宣布“逃犯条例寿终正寝”。但是港人很聪明,这个对他们还是不够的,这个条例必须彻底取消,否则他们还会继续争抗。这是对北京发出的警告,希望他们能够接受教训,老实说,政府向人民让步,是最聪明,最能收获政治成果取的做法,一点也不丢面子,相反地,政府向人民让步,这是政治新陈代谢的一种自然法则。

法广:本次悼念刘晓波的活动为什么选择在科隆基督教堂举办?悼念活动通过哪些形式进行?

廖天琪:在科隆举办这次悼念活动,有点近水楼台的意味,因为我和罗兰德牧师都在这个地区居住。当然还有一个背后的重要原因,科隆市和北京市结为友好城市很多年了,将近二十年了。晓波逝世后,我给科隆市长Henriette Reker写过信,这位女市长是一位很亲民的市长。我向她提出了要求,请她将刘晓波波追加为科隆市的荣誉市民,并且为刘晓波在科隆市内设立一座雕像。她很快就给我回信。但她在回信中顾左右而言他,说了一大堆她为晓波致哀、同时非常推崇刘晓波这样的话,但是没有对我提出的要求作出反应。这次我们的追思活动,邀请到副市长Elfi Scho-Antwerpes女士,我会在追思会上,再次在公开提出这项要求,既:追认刘晓波为荣誉市民。因为科隆与北京是友好城市,这么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为了争取自由、民主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科隆市追加这位北京市民为荣誉市民,我觉得是应当做得一件事。我看看这一次再公开地提出这一要求能否再激起一点波浪。

这次的活动除了祈祷的仪式之外,我们还会朗诵几段晓波的文字和刘霞的诗歌,还有钢琴伴奏,有简短的关于香港示威的视频,有关于中国人权情况的个案以及新疆动态的报告,以及声援王怡的签名。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12日报道:刘晓波逝世两周年 香港、德国举行纪念活动

7月13号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香港以及德国的活动人士将在星期六举办纪念活动,以延续刘晓波的精神遗产,并继续为中国良心犯以及被压制的人士作出呼吁。据悉,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不会参加追思会。

7月13日这天,香港支联会将在香港尖沙咀钟楼旁举办追思会。

香港资深评论员刘锐绍还特别为刘晓波以及他的妻子刘霞创作、录制了一首歌曲。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向记者介绍的这次活动的目的:

“希望让大家记住刘晓波的贡献和信念,一起继续推动中国的人权和自由民主的发展。”

他还提到香港的“返送中”抗议行动,认为年轻一代可以通过借鉴刘晓波的经验,找寻香港未来的发展方向:

“香港最近也在面对重要的政治问题。香港人,尤其年轻人都很关心政治,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刘晓波的看法,一起寻找香港民主运动的方向,并推动整个中国的民主化。”

据了解,刘晓波以及宪政学者张祖桦等人起草的《零八宪章》呼吁以自由、人权、平等普世价值,在中国实行民主共和宪政体制,于2008年年底发表。刘晓波因此被官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并在2017年7月在狱中服刑期间因肝癌病逝。“《零八宪章》”与“刘晓波”在中国至今仍是高度敏感词。

与此同时,远在德国的科隆市也有纪念刘晓波的活动。
活动发起人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刘晓波不仅仅是一位被中国政权迫害的中国异议人士,也是人类的财富。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只是他个人的荣耀,而是世界性的荣耀,极具象征意义。当一个国家权力把一个追求自由的人压迫致死,他一点都没有仇恨、不安和焦虑,他怀着爱离开世界。他的爱不单单是对他的妻子刘霞,也是对这个社会、人类、他的国家的爱。刘晓波的整个遭遇是对中国政府的耻辱,历史已经记下他们所犯下的反人道罪行。”

廖天琪补充说,在追忆刘晓波的同时,与会者也将探讨当下中国人权状况,同时继续为在中国受到压迫和失去自由的人们呼吁。

“中国的人权状况日趋恶化。我们会谈到几个问题,包括香港人最近进行的和平、理性抗争,‘护法’行动;新疆‘再教育营’的问题。中国政府如此压制少数族裔的做法极为可耻;还有另一位活动发起人罗兰德?库讷(Rohland Kuehne)牧师会介绍四川成都‘秋雨教会’创办人王怡牧师的例子,同时发起声援王怡倡议,让在场的人联署,向德国政府提出干涉要求。”

廖天琪也透露,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并不会参与这次的纪念活动。她说,刘晓波最大的遗愿就是希望刘霞能到自由的国度,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而刘霞的状态尚可,外界不用过于担心她的情况。

另外,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星期五发声明批评中国政府坚持不当对待被关押记者的做法。

声明说,患有肝癌的刘晓波没有得到妥善治疗而在被关押期间去世;异见博客作家杨同彦也因同样原因于2017年逝世。

声明指出,在刘晓波去世后的两年,中国仍然是全世界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目前有112名专业和非专业记者遭到监禁,其中包括湖北异议人士秦永敏、中国维权网站“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以及瑞典籍华裔书商桂民海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2日报道:独立中文笔会在科隆举办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活动

2010年12月10日,挪威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期间,奥斯陆街头建筑上的刘晓波肖像投影。图片来源:路透社/Toby Melville

7月13日是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狱中逝世两周年纪念日。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再次与德国著名人权牧师罗兰德?库讷合作,在科隆基督教堂举办祭奠追忆活动。国际非政府团体,无国界记者组织7月12日也发表声明,强调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中国仍然是全球最大的记者监狱。

科隆基督教堂的刘晓波祭奠活动7月13日傍晚19点时开始。活动以“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命名,将与来宾一道,重温刘晓波的文学作品和政论作品。

美国著名汉学家、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先生、科隆市副市长朔-安特卫培斯等都将参加活动。

刘晓波曾在2004年获得国际非政府团体“无国界记者组织”新闻自由奖。在其逝世两周年之际,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公报指出,中国如今仍然是全球资讯自由捍卫者最大的监狱。2017年,中国作家及博主杨同彦也在羁押期间因病去世;目前在关押中的公民记者秦永敏、黄琦和瑞典出版商桂民海的健康状况也十分令人担忧。

公报写道,根据该组织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国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的排名,只在第177位。

一度被看作是中国文坛黑马的刘晓波因支持并参加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民主运动,而从此被中国当局视为异己,多次入狱。2008年他因参与起草呼吁宪政的《零八宪章》,而被中国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于2009年底被判刑11年。2017年7月13日,他因身染重患,又被中国当局禁止出国治疗而死于沈阳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至死未获自由。

7月13日的科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祭奠活动也将同时关注当下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及近期香港的抗争运动。

无国界记者组织近日也在一份公报中,谴责7月1日凌晨发生的香港独立媒体“民间电台”遭遇不明身份人士冲闯与破坏事件。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édric Alviani)表示:“这种类似黑帮的攻击,向所有报导反送中抗议的新闻媒体传递令人不寒而栗的讯息”。他敦促港府彻查并惩治肇事者。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12日报道:纪念刘晓波:无国界记者称中国是最大记者监狱

7月13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2周年纪念日,无国界记者组织(RSF)7月12日表示,中国仍是世界上最大资讯自由捍卫者的监狱,目前至少有112人被关押。

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在狱中死于未经妥善治疗的肝癌。他是“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之一,倡导和平的政治改革,包括实行新闻自由,被判刑11年。

无国界记者指出,2017年,中国作家杨同彦也在羁押期间死于未经妥善治疗的癌症。公民记者秦永敏、记者黄琦及瑞典出版商桂民海,目前仍在有性命之忧的条件下受到羁押。无国界记者呼吁国际社会施压,促使中国释放所有新闻自由捍卫者。

根据无国界记者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国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居第177位。

▲美国之音(VOA)7月13日报道: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中国依然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

华盛顿 —中国人权活动家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新闻自由团体指出,中国依然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刘晓波的生前好友也指出,中国政府在六四事件后采用的鸦片政策正在国内外取得成效。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人权活动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两周年的日子。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指出,中国新闻自由的状况没有改善,依然是世界上拘押记者最多的国家,至少有112位记者目前在中国坐牢。

该组织说,继刘晓波之后,中国作家博客杨同彦也因为癌症在狱中得不到治疗而去世;中国公民记者秦永敏、记者黄琦和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等人依然在押,而且都患有严重的疾病。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局负责人艾伟昂(Cédric Alviani)就此指出,“尽管这种谋杀引发了国际混乱,北京方面依然继续系统虐待被拘记者的政策。艾伟昂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对(中国)政府的施压,要求释放所有新闻自由的卫士。“

该组织提醒说,刘晓波2017年7月13日因肝癌在狱中得不到治疗而死亡。刘晓波2008年参与起草的[零八宪章]呼吁进行和平的政治改革,包括实行新闻自由。他为此被判处11年徒刑。无国界记者组织之前发布的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上,中国在180个国家的排名中降到177名。

子弹鸦片

刘晓波生前好友、旅德作家廖亦武与刘晓波一样,生活都因六四事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就像他在写给《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提到的,对刘晓波去世两周年最好的纪念,就是去读他的文章,去看刘晓波当年的信件。这篇文章7月12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

刘晓波在1999年11月24日给廖亦武的信中,将中国人的人性与狗性进行了比较,并痛心地说“中国人什么都不是。鲜血不是什么,背叛不是什么,遗忘也不是什么。”

廖亦武在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分别在德国和法国发表《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廖在这本书中记录了9名被中国政府以“六四暴徒”罪名判处重刑的普通人的生活。这些人出狱后发现,自己曾经那么熟悉的社会已变得十分陌生,他们当年的勇敢付出被人们遗忘,整个社会都在义无反顾地向钱看。廖亦武希望自己的新作能够为那些普通人留下一份历史的记忆,同时提醒世人,中国政府六四使用的是子弹,六四后是使用鸦片,号召大家都去挣钱,同时也用这个鸦片去引诱西方改变对中国的制裁。他对法国媒体说,“今天看起来,他们的策略成功了。”

来自四川的作家廖亦武六四后写下诗歌《大屠杀》而入狱数年。刘晓波在1999年写给他的信中说,坐几年牢是值得的。

廖亦武在写给《华盛顿邮报》的文章中说,“我写这篇文章时,他去世已经两年了,可泪水依然流下我的面颊。我的人生与刘晓波都无法分开。对我们两人来说,1989年6月4日是个转折点。”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3日报道:刘晓波病逝两周年多地举纪念活动

刘晓波遗像网络照片

今天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香港以及德国的活动人士将在星期六举办纪念活动,以延续刘晓波的精神遗产,并继续为中国良心犯以及被压制的人士作出呼吁。据悉,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不会参加追思会。

据自由亚洲报道,刘晓波逝世两周年,香港、德国举行纪念活动。

该报道说,7月13号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香港以及德国的活动人士将在星期六举办纪念活动,以延续刘晓波的精神遗产,并继续为中国良心犯以及被压制的人士作出呼吁。据悉,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不会参加追思会。

7月13日这天,香港支联会将在香港尖沙咀钟楼旁举办追思会。香港资深评论员刘锐绍还特别为刘晓波以及他的妻子刘霞创作、录制了一首歌曲。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向记者介绍的这次活动的目的:“希望让大家记住刘晓波的贡献和信念,一起继续推动中国的人权和自由民主的发展。”他还提到香港的“返送中”抗议行动,认为年轻一代可以通过借鉴刘晓波的经验,找寻香港未来的发展方向:“香港最近也在面对重要的政治问题。香港人,尤其年轻人都很关心政治,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刘晓波的看法,一起寻找香港民主运动的方向,并推动整个中国的民主化。”

该报道说,刘晓波以及宪政学者张祖桦等人起草的《零八宪章》呼吁以自由、人权、平等普世价值,在中国实行民主共和宪政体制,于2008年年底发表。刘晓波因此被官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并在2017年7月在狱中服刑期间因肝癌病逝。“《零八宪章》”与“刘晓波”在中国至今仍是高度敏感词。

该报道说,德国科隆市也有纪念刘晓波的活动。活动发起人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表示,刘晓波不仅仅是一位被中国政权迫害的中国异议人士,也是人类的财富。

据廖天琪也透露,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并不会参与这次的纪念活动。她说,刘晓波最大的遗愿就是希望刘霞能到自由的国度,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而刘霞的状态尚可,外界不用过于担心她的情况。

自由亚洲报道说,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星期五发声明批评中国政府坚持不当对待被关押记者的做法。声明说,患有肝癌的刘晓波没有得到妥善治疗而在被关押期间去世;异见博客作家杨同彦也因同样原因于2017年逝世。

声明指出,在刘晓波去世后的两年,中国仍然是全世界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目前有112名专业和非专业记者遭到监禁,其中包括湖北异议人士秦永敏、中国维权网站“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以及瑞典籍华裔书商桂民海等。

▲美国之音(VOA)7月13日报道:香港支联会悼念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香港 —八九民运以来一直坚持声援中国民主和人权的香港支联会,7月13日晚在中国内地游客众多的尖沙咀钟楼旁举行悼念中国异见作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追思会,介绍刘晓波的生平和一生追求民主的精神。

香港是中国唯一能公开纪念六四或悼念刘晓波的地方。追思会星期六晚开始后,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宣布为刘晓波默哀一分钟,向刘晓波铜像三鞠躬。参与人士手持蜡烛,以烛光悼念刘晓波。现场有一百多人。追思会在要开始前,遭到4、5个中年人的骚扰,与现场工作人员口角,需要警察干预将他们劝离。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对美国之音表示,港人悼念刘晓波,怀念他一生追求民主的精神,同时也是对港人目前坚守一国两制下的自由空间的抗争的鼓舞。

在追思会上,支联会的成员朗读了纪念刘晓波的诗歌。香港时事评论员、六四期间在北京作为前线采访记者的刘锐绍,介绍了他与刘晓波相识以及刘晓波追求民主的经历。

1955年出生的刘晓波,曾因参与1989年由学生发起的天安门民主运动而被捕入狱,曾担任两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2008年,刘晓波因发起和参与起草主张宪政民主的《零八宪章》,遭中国政府逮捕,第二年被以“煽颠罪”判刑11年。2010年,狱中的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017年6月突然传出狱中刘晓波罹患肝癌末期,6月底官方证实消息,7月13日刘晓波在沈阳病逝。许多人对刘晓波去世有质疑,认为他是被当局“肝癌死”。

▲人道中国7月13日新闻发布:纪念刘晓波逝世两周年 捷克布拉格DOX博物馆永久放置刘晓波头像

捷克首都布拉格着名的DOX 当代艺术中心在日前决定要把刘晓波雕像永久放置在该中心,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永久置放的刘晓波雕像。布拉格DOX当代艺术博物馆是最佳选择,因为捷克人民对中国民主运动和刘晓波的长期关注支持,因为捷克“77宪章”对于刘晓波发起的“08宪章”运动的启发.

刘晓波雕像由“人道中国”发起和出资制作,委托捷克当代着名雕塑家玛丽?塞伯洛娃(Marie Seborova)创作而成。雕像准确地反映了刘晓波的深邃而宽宏的神采,不愧为一件艺术大师之作。2019年4月15日,在纪念八九民运开始三十周年之际,刘晓波雕像的揭幕仪式在布拉格DOX 当代艺术中心热烈而隆重地举行,该活动由“人道中国”、大赦国际捷克分部、捷克哈维尔图书馆、大赦国际艺术节协会等机构和团体发起与组织,参加活动者来自欧美各国,捷克电视台对活动作了详细报道,和人道中国主席周锋锁一起,刘晓波生前好友08宪章签署人徐友渔教授作为嘉宾出席揭幕仪式。

捷克DOX 当代艺术中心不但主办了刘晓波雕像的揭幕仪式,而且慨然决定永久放置刘晓波雕像,此举表达了捷克友人对于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和对于中国民主事业的支持,深得中国争取自由民主人士的敬重和感激,他们同时也深感这是一种鞭策。刘晓波的雕像,本应立放在刘晓波的诞生地、生活过或者去世的地方,但是中共当局对他恨得要死、怕得要命,现在还没有条件做到。捷克友人的热心和道义之举让我们更加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我们一定会把晓波的雕像安放在他的故土——中国。

晓波是八九民运的重要参与者,作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因为坚守理想在监禁中死于癌症,他的遭遇代表了中国人权的现状,如同曹顺利杨天水彭明李柏光和两天前刚刚去世的纪斯尊。中共对刘晓波挫骨扬灰,唯恐他被世人知道,我们以雕像铭记刘晓波,是记忆与遗忘的战争的一部分,以此纪念他的精神长存,也以此提醒世人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关注还在狱中受难的政治犯,比如王炳章伊力哈木秦永敏刘贤斌。

为刘晓波树立雕像的工作,自2018年九月刘霞廖亦武纽约之行后开始筹划,最早向刘晓波在八九年做访问学者的哥伦比亚大学提议,被哥伦比亚大学拒绝,此前其他立像工作也都无处安置,正如刘晓波本人和遗体的遭遇,中共影响处处可见。在此情况下,捷克布拉格DOX当代艺术馆的决定,令人鼓舞,对于所有关心刘晓波的人们是巨大安慰。人道中国还在和大赦国际艺术家联盟一起努力,推动在其他地方建立刘晓波雕像,包括美国国会和其他比哥伦比亚更关注中国人权的世界着名大学,在今年年底之前将找到另外一个地点,以后每年,都会有新的刘晓波雕像竖立在世界各地,直到刘晓波可以在中国被公开纪念。

▲德国之声(DW)7月13日发表长平观察:追忆刘晓波 惊醒中国梦

刘晓波去世两周年之际,时评人长平认为,西方世界对于 “中国模式”的反思应该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迫害者,应该受到惩罚。

(德国之声中文网)给一位智识过人的人权勇士颁发诺贝尔和平奖会有什么后果?挪威政府和渔民因为刘晓波获得此奖受到了中国政府的严厉惩罚——限制甚至一度全面禁止从挪威进口三文鱼,政要和众多普通公民在申请中国签证时频频遭拒。把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致死,会有什么后果呢?什么后果都没有。在刘晓波去世两年周之际,这样的现实既是对他的不公平,也是对人类正义的羞辱。

中共的历史就是不断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过程。镇反运动让它感觉肃清政治对手易如反掌,大跃进让它相信饿死千万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文革让它知道把整个社会搞得停摆也能安然若素,六四让它知道用机枪和坦克对付抗议者也能过关,虐死刘晓波让它有足够的资本藐视人类的一切公正与尊严。

从《零八宪章》到习近平修宪
刘晓波参与并推动的《零八宪章》签署活动,呼吁中共按照自己颁布的法律,实现宪政民主。然而,在他离世半年之后,习近平推动修正宪法,不是去掉其中不合宪政的“四项基本原则”,而是取消被认为是邓小平时代一大进步的领导人任期限制,提供了他或者其他人终身独裁的机会。举世惊愕,但他安然无恙。

由于邓小平否定文革,中国人最喜欢反思的历史就是文革,很多人信誓旦旦绝不让文革重演。没有言论自由和宪政民主作为保障,这些反思和誓言都弱不禁风。一夜之间,个人崇拜之风吹遍大江南北,举国上下再现一遍红。不管多么无知和可笑,狂妄的专制者给人类带来的只有灾难。

刘晓波一再论证言论自由之必要,它既是基本的人权,也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在他离世两年之后,中国政府通过大数据技术,对民众的思想和嘴巴进行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管控。

如果说跟以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借助新媒体传播平台,愚民教育得到了更有效的传播。今天的年轻人中,不仅知道刘晓波的人不多,有兴趣了解他的经历和思想的人也寥寥可数,了解之后有多少人赞同也大可疑问。尽管刘晓波年轻时就是中国文艺批评和美学哲学界的一匹黑马,但是很多人仍然相信他这样的人都是受西方反华势力煽动。在此之前,专制者需要为篡改和编造历史的真理部辩护,如今大跃进饿死的几千万人,文革中打死的几百万人,反倒被振振有词地诬陷为别有用心者的虚构。他们也不再为残忍的屠杀掩饰了,六四镇压被说成是经济发展的必要前提。

从殖民议题到中国模式

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在于,以人类普世肯定的价值观,对推动人权与和平的奋斗者予以支持。尤其是那些遭受迫害的仁人志士,颁奖意味着不仅表彰与鼓励其智识与勇气,而且期待实施迫害的专制政权受到压力,停止作恶,回头是岸。即便不能如此,获奖者也会得到民众的更多支持,如曼德拉、昂山素季等潜行者那样,籍此登上更为广阔的政治舞台。

中国发生的故事是,不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患上重疾,不能按照他和家人的意愿得到适当的医治,而且中共惩罚被认为有关联的挪威政府和民众,并通过大外宣影响世界舆论。那些报道和评论刘晓波的西方媒体,同时也在整版整版地刊登中共资助的洗脑宣传——以广告的名义,却以新闻的形式。中共对国际舆论的反击和影响,超过此前任何迫害诺贝尔奖得主的政权。

超过150位藏人自焚,得不到世界足够的关注。不难想象,4个为抗议北京滥权管制和港府狼狈为奸而自杀的香港人,其惨烈也没有引起全球各地应有的重视。刘晓波比较香港与中国内地的发展,感慨“中国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成为他的一大罪状。今天,很多香港人明白了,如果民主自由不可期,与其被中共殖民,不如被英国殖民。

中共拒绝承认对新疆维吾尔人实施殖民统治,然而为什么将上百万人关进集中营?英国殖民时期也是罪恶累累,但是香港人至少还能讲香港话,还能穿自己想穿的衣服,留自己喜欢的发型。人类文明在不断地进步,今天的罪恶比过去的罪恶更加罪恶。

在刘晓波去世两周年之际,我们聊可告慰的是,整个西方世界都开始反思“中国模式”对于全球的影响,而不仅仅是曾经不无天真想象的全球化对于中国的改造。这种反思里不应该缺少的内容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迫害者一日受不到惩罚,世界就一日没有公平正义可言。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7月14日报道:德国香港悼念刘晓波逝世两周年 民主路角色无可替代

2019年7月13日,支联会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对开举行悼念会,主席何俊仁指过往的殖民地统治,比今天的香港特区政府开明。(支联会视频截图))

2019年7月13日,德国的刘晓波追思会在科隆大教堂举行。(网上视频截图)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周六(13日)是逝世两周年,德国及香港都有悼念活动。

德国追思会在科隆大教堂举行,主题是「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主办单位「独立中文笔会」表示,追思活动希望延续刘晓波的精神,继续为中国「良心犯」和被压制的人士发声。

追思会上会分享刘晓波的文学和政论作品,并会探讨中国现今的人权状况。

香港方面,支联会周六晚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对开摆放刘晓波座像,百多名市民燃点蜡烛悼念,并向刘晓波铜像献花。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表示,刘晓波曾说中国需要被殖民多300年才能享有民主自由,而现今香港有不少年轻人,虽然不曾生活在港英统治下,而当年政府虽然没有民主,但仍比今天的特区政府开明,不会践踏民意、不会为所欲为。

刘晓波生前好友组成的「晓波助澜会」亦发公告悼念刘晓波,以及所有因捍卫人权及反对中国政权而牺牲的人士,公告批评中国政府吞噬人类道德底线,摧毁人类最珍贵的自由价值;「晓波助澜会」特别提到香港「反送中」运动,指香港人展示的勇气与决心牵动全球,带起警醒和反对中国政权的行动。

刘晓波夫妇好友、大陆维权人士野渡对香港传媒表示,在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大陆当局以约谈异见人士及封锁敏感词等方式,阻碍公开悼念。

他强调刘晓波在中国民主之路的角色,至今无人可以取代。

刘晓波在2008年与其他人起草「零八宪章」,2009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监十一年;他在2010年获得贝尔和平奖,但因被监禁而未能出席领奖,大会当时在颁奖台上放一张空椅。

刘晓波在2017年中被验出患肝癌,因多重器官衰竭在7月13日病逝。遗孀刘霞去年7月获准到德国。

【民主中国】2019.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