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德愉:笔尖下的战争! 他日洒5千字解构中国——人权作家余杰(下)

余杰与妻子被软禁北京家中,敏感时刻如国庆、六四、美国总统来访等,就要“被旅游”,8个国保环伺在侧。(摄影:张家铭)

2010年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后,余杰与妻子亦被软禁在北京家里。

“每当有重要的日子,像国庆、六四、美国总统来访等,我们就要‘被旅游’,强迫离开北京。”

“北京、上海、新疆、西藏不能去,其他地方随便选,八个国保连同我们夫妻到那里‘旅游’,但不能跟任何人联络。”

2011年2月发生“中国茉莉花革命”,大批维权人士被调查逮捕,“我在2011年就离开北京,去了十个地方。”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朋友们或流散或者入狱,经历“被消失”与刑求,余杰说,“我已经绝望了,下定决心离开中国。”

2011年茉莉花革命爆发后,大批维权人士被捕,朋友们纷纷被消失,让余杰绝望离开。图为余杰与友人何清涟(右)出席八旗讲座。(资料照片/张家铭摄)

年砸500万人民币养国保 就为监视他

离开中国前还有一个插曲,“上面的人当然希望我走,可是下面的人不愿意。”余杰说:“监视我的国保告诉我,这个区因为有我,每年可以申请500多万(人民币)经费。”

这么多年来,靠着“监视余杰”,这些国保也捞了不少油水。

“比如说,有一次我‘被旅游’去海南岛,后来事情过了我和妻子要回北京,一同去监视的国保们就对我们说‘你们先回去吧,我们还要在留下来玩一个星期。’”所以,虽然余杰已表明愿意离开,但这个申请却直到赴美前2天才核准。

“陈光诚一年的费用是2000多万。”余杰说。中国现在一年的维稳经费超过6兆元新台币,年年刷新纪录,超过国防预算。

飞机起飞时,看着窗下万家灯火的北京城,余杰掉下眼泪,他曾离开她许多次,每一次都急着回来,但是这一次,他终于和她说了再见。

余杰离开中国后致力写作,也到台湾出席座谈。右为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取自余杰脸书)

摇笔杆对抗网军 誓用文章“解构中国”

余杰绝望搭机飞离中国,最后一次望着窗下万家灯火的北京城,仍难忍悲伤落泪。(取自余杰脸书)

2018年,余杰取得美国公民,他公开表示,此后人生目标就是“捍卫美国、守护台湾、解构中国”;他的许多文章被中国网民攻击,不过,余杰已经被中国共产党当作敌人15年了——他已经养成拿起笔竿子战斗的习惯,他告诉我,自己现在每天都写4、5千字,一个月生产十几万字。

拚命是要有动力的,那么,余杰的动力是什么呢?恨是短暂的,只有爱能使人上刀山下油锅奉献一切……,我正在想着,余杰突然向我道歉,因为我们的采访本来是约前一天,但是他临时有个机会去桃园,所以便延后了我们的采访。

“桃园大溪……,非常地像我的四川老家……。”他突然害羞起来,吞吞吐吐地说:“所以,我每次来台湾,都去那里走走。”

那是他心目中的故乡——小国家、小城镇,可是心很大、爱很大——一个大同世界;这本来是中国几千年来的政治理想,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丢在历史灰烬里了。

“所以中国应该要分裂成许多块,成为一个国协……。”他絮絮地说着。他曾经抱着一个少年的纯真理想爱着那个姑娘,为她粉身碎骨,如今那少年被辗压得浑身伤,理想中的中国却成为无数的幻影,在海角,在天涯。

我看着他,历经沧桑的面容上面是一对清澈如水的眸子,永恒的少年余杰,仍然期待着一个民主中国的奇迹。

【上报】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