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报】刘晓波逝世两周年 德国将有纪念活动 遗孀刘霞被指仍处抑郁状态

【本报两岸组报道】本周六是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独立中文笔会及人权组织等将在科隆举办纪念刘晓波的礼拜活动。刘晓波遗孀刘霞一年前的昨日获准离开移居德国,惟其友人透露,刘霞仍处于令人担忧的抑郁状态,不愿与外界接触,预计也不会出席德国及世界各地纪念刘晓波逝世的活动。不过,刘霞胞弟刘晖则表示,胞姊身体和精神状况已在好转,正适应柏林的生活。

“我一个人的时候,真的,我就想躺着”,今年5月初刘霞赴德后罕见出现公共场合时这样总结自己的现状。在德国法兰克福市和美国汉学家林培瑞以及艺术家艾未未公开对话时,刘霞坦言自己一直逃避丈夫刘晓波已逝世的事实,“到现在我心里都不愿意承认晓波走了。被迫和晓波进行的所有的告别仪式我觉得都是演的。都是演戏的,都不是真的”。

#胞弟指刘霞精神好转

独立中文笔会、国际特赦组织及德国基督教会,本周六将在科隆举办主题为“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的纪念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礼拜活动。活动主办方表示,刘晓波一生信奉普世价值,进行和平理性抗争,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是中国民主事业的开拓者,《零八宪章》是刘晓波与中国民主精英的“宣言书和英雄乐章”。不过,据德国一位常年与刘霞保持联系的友人透露,刘霞仍处于令人担忧的抑郁状态,不愿意与外界接触,预计也不会出席纪念刘晓波的相关活动,而这一切也符合刘霞离开中国后低调的行事风格。

刘霞的友人虽表示刘仍情绪抑郁,不过刘的胞弟刘晖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姊姊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已正在好转,长胖了也减少服药,她并引述姊姊表示柏林与北京感觉相似,相信会留在当地定居。他亦相信姊姊不会出席纪念刘晓波的活动,而只想自己一个人悼念丈夫。另外,获准保外就医的刘晖有信心,自己两年后刑期届满,应可到德国探望胞姊。

#好友称悲伤从未沖淡

刘霞好友野渡表示,刘晓波是刘霞最大精神支柱,时间无法沖淡悲伤,致电刘霞时不会主动提起刘晓波的事,以免刺激对方情绪。刘晓波夫妇的好友、天安门母亲成员之一郝建及六四学运领导王丹都认为,刘霞毋须继承刘晓波的政治责任和能量。

【成报】2019.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