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浪子回头金不换

●八九民运失败后,中国一批异议份子,经过二十多年的痛苦探讨,告别法俄民粹主义激进革命之路,借鉴英美自由主义的经验,以渐进理性和平方式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晓波是身体力行的代表人物。

●2009年香港七月一日年度大游行,香港记协,独立中文笔会,台湾记协和国际记者联会发起签名,要求释放刘晓波,获得一万五千人签名。(蔡咏梅摄)

晓波是开放杂志创刊以来二十多年的老作者,后来我加入独立中文笔会,他又是我的会友,但我至今没有见过晓波。大约九六年,我去北京,特地想见他一面,不巧他回大连老家探亲去了,后来晓波又再次入狱,至今缘悭一面。但与晓波常通电话,后来有了Skype电话,交谈更多,感觉上与晓波如老朋友一般。

最初是作为杂志的编辑向晓波约稿,大多谈稿件的事,有时也在电话中交换一下对时局的看法。晓波给开放杂志供稿之同时,有什么消息也会打电话告诉我,记得那时我们不懂上网,有次他是特别跑到街上打的公用电话。

非常尊重开放杂志的编辑工作

接触晓波之前已读了他许多文章,也见过许多人谈他,写他,包括我们杂志老总金钟对他的访问,他那种放言无忌狂狷张扬的文人性格事先给我很刻板的印象。但接触久了,感到很惊讶,觉得晓波完全不像是个狂人,尤其是他九九年第三度出狱后,电话那一端的晓波说话谦虚平和,礼貌周到,言必称谢谢。而且很尊重我们的编辑工作,常说:我的稿子你们如何处理我没意见。

在那些断断续续的电话中,亦发现晓波很爱妻子。他告诉我刘霞喜欢摄影旅游,向我打听相机的资料。有次正在电话中聊着,他突然说,我媳妇回来了,我要下楼去接她。好多人都是叫“老婆”,而晓波却用很乡土的“我媳妇”一词来称呼妻子,使我很意外,也感到他对妻子的一片真情。

对晓波的改变,我当时猜想是宗教的力量驯服了这位狂傲的文人,为此还询问了一些朋友,说晓波是不是信了基督教。后来与晓波接触多了,加上他近年的文章,才知道晓波的转变不仅是性格上的,更多是精神境界思想层次上的。在参与六四的异议人士中,像刘晓波那样敢于撕开自己的伤口,严厉无情地自我剖析者,好像没有几人。由于他在六四流血后真诚痛苦的反思,多年的阅读思考和对中国问题长期深切关注,加上他个人的颖悟,终于使一位著名文化愤青转型为成熟的自由主义知识份子,那些中国文人的陋习如狂傲、不拘小节等,在晓波身上慢慢被克服。我后来接触到的刘晓波平和理性、待人接物非常通情达理。

体贴他人处境不强求

晓波体贴他人处境我是深有感受的。有次他在北京搞活动,在电话中我顺口建议他去找某人帮助。他回答说不可,因为有风险,人家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不要给他带来麻烦。他征求零八宪章签名过程中,对一些朋友私下支持但不签名表示谅解,说他们也有难处,即或不签名也可在自己的职位中起到作用。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很难见到能不断自我反省,修正自身的性格缺陷戒除积习而彻底自我更新的人,因为这需要过人的颖悟和强大的精神力量,并非人人都可以做到,因此才有“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说法。而晓波正是这样的人。有些人批评刘晓波是抓住其二十年前的缺点而看不到晓波后来被公认的脱胎换骨的转变。这几天香港文汇报也用早年刘晓波的一些言行大做文章,以图抹黑刘晓波,抹黑诺贝尔和平奖,但这只能是枉费心机。

中国文人往往敏于言而纳于行,大而化之,不会操作具体事物,也不屑于做具体事务。晓波在这方面原来如何我不清楚,但在任笔会会长期间,他对会务是很负责任的。很多事亲力亲为,注意细节,而且严守分际,尊重程式,这也使我大感意外。

告别法俄民粹主义激进革命

六四之前中国知识份子痛感中国落后专制,渴求民主,但对未来民主中国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及如何转型过渡到民主中国,路怎么走,实际不甚清楚。在八九民运失败后,中国知识份子分化严重,始终坚持民主理念的一批异议份子,如刘晓波等,经过二十多年的痛苦探讨思考,选择告别法俄民粹主义激进革命之路,主张采用英美自由主义的经验,以渐进理性和平方式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

因为历史经验已证明,从法国大革命雅各宾专政到俄国布尔什维克这种激进革命路线引进中国,已为中国带来了空前的灾难结果。这样惨痛的历史不应重演。而且在今天中国的现实,暴力革命也没有可行性。现代国家暴力机器空前强大,少数人的暴力反抗无异以卵击石。在重视个体生命价值的当今世界,也不鼓励让他人作这样的流血牺牲。

壮大民间普及宪政民主教育

尽管中国极权主义政权仍相当强大,自由主义者仍可尽最大努力争取中国和平转型。刘晓波的建议是着眼于中国民间,以推动中国民间社会的发展壮大,在民间作宪政民主的启蒙教育,为未来民主中国奠定一个坚实的公民社会基础。实际可做的事甚多:维权,环保,突破网络封锁,推广NGO运动,揭露历史和社会真相,重写被当局控制的教科书……等等,各尽所能,都是在未来民主中国的基石上添砖添瓦。晓波与张祖桦、江棋生等起草发动的零八宪章签名运动也是这样的砖瓦。零八宪章是一份未来民主建国的蓝图,发起签名是希望在中国民间引发讨论,也就是在中国民间进行一场普及宪政民主思想的教育。

零八宪章发表后,有位大陆来客到访开放杂志,他只是位关心政治的普通百姓。他告诉我说,他以前只知道中国要民主,但民主是个啥样不知道,听说零八宪章后托人从网上下载来看,才对民主有了一些具体的认识,感到很受教育。晓波获奖后的星期天,笔会和维权律师关注组在旺角行人专用区设摊位征求签名要求释放刘晓波,一位浙江来的女游客特地告诉我们,她是零八宪章的签名者。就此两例,亦可见零八宪章的民主宪政教育在中国民间确是起到了一些作用的。

而且中国民间社会的逐渐壮大,一个准公民社会的孕育诞生会同时逐渐消解极权政权的权力。此长彼消到某个临界点,中国的民主转型的时机就会成熟。中共政权实际已意识到这种危机,因此近两年采用很多措施来强化国家行政能力,比如在经济政策中推行国进民退的倒行政策,企图阻止民间社会的进一步壮大及国家权力的进一步消解。而晓波他们做的就是朝反方向努力,一步步地把民间社会撑大。

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

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词〈我没有敌人〉公布后,一些人不理解,对晓波有批评,我首先觉得很不公平。因为他人在狱中,声音被封锁,失去了自辩的权利。

其次,根据我对晓波的理解,他的没有敌人,首先是针对共产党阶级斗争意识形态。共产党意识形态将社会不同利益阶层之间的冲突看成是你死我活敌对的阶级斗争,视为敌对阶级的任何具体个人也一律视为敌人,必欲残酷斗争甚至肉体消灭之,但晓波认为他反对的是现行政治制度,是要以和平的手段推动中国政制转型,因此不会把这个旧体制中的任何具体个人当作敌人。其次民主社会的转型不是传统的腥风血雨的改朝换代,而是要建立一个全民多元共生的新社会,因此需要消除共产党半世纪以来灌输的仇恨意识暴力意识。

从一九八九年天安门运动以来二十年,晓波始终坚守国内,四度入狱,长年被软禁、被监控、被禁声,但他始终不改其反对专制政权的异议知识分子立场,并与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险恶的环境中坚持不懈地对推动中国民主转型作各种尝试和努力。因此诺贝尔和平奖对刘晓波是实至名归的。这个当今世界至高的奖项,对晓波来说是荣誉,也是一具沉重的十字架,使他今后必须担负起更大的责任,可能需要放弃很多个人的兴趣爱好,出狱以后他个人自由自在的生活空间也将会变得非常的小。但根据晓波二十年来走过的道路,相信他一定会不辜负这个荣誉的重托,揹负起这具十字架。

【开放】2010.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