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永忠:中国人权危机警钟长鸣无果

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HRC)普遍定期审议(UPR )在2008年增设“前期谘询会议”(pre-session),邀请相关的人权组织派遣代表参加,并向各个人权外交使团做报告。(左至右)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大律师何俊仁、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香港立法会前议员刘慧卿和潘永忠。图/潘永忠提供

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HRC)普遍定期审议(UPR )从2005年设置以来,是定期审查所有193个联合国会员国的人权表现的机制。

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的目标是:被审议国的人权状况的改善,及履行国家的人权义务和承诺等。审查的基础是:1、《联合国宪章》;2、《世界人权宣言》;3、国家加入人权宣言的文书;4、国家作出落实人权宣言的承诺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每届(四年)审议14国人权状况。今年被审议国是:约旦、马来西亚、中国、刚果、中非共和国、塞内加尔、乍得、尼日利亚、沙乌地阿拉伯、墨西哥、伯利兹、毛里求斯、马尔他和摩纳哥。

廖天琪与香港职工会联盟统筹干事林祖明。图/潘永忠提供

为方便民间的非政府组织(NGO)的参与及建言,普遍定期审议资讯(UPR-Info)于2008年增设了一个“前期谘询会议”(pre-session),邀请相关的人权组织派遣代表参加,并向各个人权外交使团做报告。

10月9日上午12-13点,是关于中国人权状况的建议报告会,听取了六个非政府组织的报告,他们是:香港普遍审议联盟、维吾尔人权组织、西藏人权组织、受威胁学者联盟、国际笔会与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劳工组织。

这些人权报告,纷纷指出:自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出现严重倒退。他们从各个领域列举揭露了中国社会近年来的普遍人权每况愈下,濒临危机。西藏、维吾尔等民族遭遇的人权迫害,比比皆是,特别是针对维吾尔民族,中共政府把维吾尔民众维护各种权益的活动都说成是恐怖活动,甚至发生了近年来维吾尔民众、占人口10%比例的人民被大规模关押于自治区各地的集中营等恶劣状况。香港、台湾的人权状况也遭遇了中国政府的胁迫与威胁,中国政府在香港回归时的许诺“50年不变”,近年来香港自由民主的大环境,遭遇了空前退化与侵犯,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参政议政权利等,被逐渐蚕食与侵蚀。

会场一角。图/潘永忠提供

中国从弱势群体至社会精英阶层(学者、作家、记者、律师等)的人权危机继续恶化。2015年发生的“709”抓捕律师案,至今未解决,人权律师王全璋依然被羁押不能与外界联络,也不准会见家人或律师。因言论、写作自由等获罪,被判重刑,甚至在狱中被迫害致死,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刘晓波、独立作家杨天水等,在他们的刑期将满之际,却“突患重症”病逝。令世人担忧与警觉的是:伊力哈木、王炳章、秦永敏、李必丰等一批政治重刑个案,他们在狱中的健康保障问题。此外,近年来中国政府对任何批评政府的人士进行拘捕和关押,逮捕的人数之多范围之广,是20多年来前所未有的。

左起维吾尔人权组织发言人、何俊仁、廖天琪、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力坤·艾沙、刘慧卿、潘永忠。图/潘永忠提供

总而言之,中国社会的公民缺乏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参政议政的普选权等政治权利,且迫害异议人士,侵害少数民族权益的状况愈演愈烈,惊心动魄。一言蔽之,中国的人权状况在持续恶化。

有新西兰外交官提问:针对中国政府的人权建议,每次提出,每次无果,你们还有什么方法?

报告者中有人无奈回答:我们还是会坚持一次次重复提出。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回答:这个问题应该是我们向你们这些外交使团提出,一次次提出中国人权建言书,中国政府拒不搭理与改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如何履行职责与体现功能作用?

不知人权、忽视人权或蔑视人权,是中国人民的悲剧与不幸,是中共独裁统治的唯一原因。

【民报】2018.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