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愿荣誉之光加被雪域的诸多护法

几天前,挪威杂志《Ny Tid》问我,会不会写关于刘晓波的文章?

图片

举世皆知12月10日,诺贝尔奖委员会将把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独立知识分子刘晓波,而这天也是世界人权日。媒体评价这既是国际文明社会给予刘晓波个人的肯定和奖励,也是对所有那些多年来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捍卫普世价值的中国人的肯定和奖励。

我由此想到为同样的追求付出巨大代价的西藏人,思忖之后的答复是,我想为这样的西藏人写些文字,虽不为人所知,却同样值得被世间的荣誉所眷顾,比如卓玛嘉。

这是一位在拉萨的一所中学教授历史的安多藏人,因一部尚未出版的书《骚动的喜马拉雅山》,以及有关环境保护、妇女权益等文章而入狱。

2005年冬天,拉萨法院以“煽动和颠覆国家罪”为理由,判处卓玛嘉十年半的刑期,比刘晓波的刑期少半年。期间,听说卓玛嘉被转到西宁劳改农场,但最近有消息称他仍被关押在拉萨曲水监狱,那是囚禁重量级政治犯的监狱,知情者说34岁的卓玛嘉身体状况很差。

他所著的《骚动的喜马拉雅山》论述了各个不同的主题,如西藏的历史地理的概念、西藏三区的统一战线、主权、民主的诞生、中国政治体制、西藏的自治权、殖民主义者、民族主义、共产主义下的西藏人、被拯救的记忆、罪恶的政治、宽恕中的战斗、活佛的职责、西藏的危机和前进、一代新的西藏人等等。

三年前,我在读了这本书的电子版后,由衷地认识到卓玛嘉是真正的西藏之声。他用他的古希腊思想家般的写作和他的绝不屈服的民族精神,以及正在艰难度过的十年半监牢生涯,证明了他对藏人尤其是受中国文化教育的藏人所作出的卓越启蒙。

这部必将铭刻于历史的西藏之书,被往昔自主之光照耀,更被今日沦亡之痛击中,还被未来自救、救他的希望鼓舞,这才是最为宝贵的!

我在读后感中写过:“他完全是西藏典籍中传颂的菩萨示现,悲悯的、忿怒的两种静猛之相在他的文字中轮番示现,充满自救、救他的力量!无法想象他是如何写下这些文字的,他孤独地写着,孤独地走着,孤独地在狱中活着……我要向卓玛嘉顶礼,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境内的藏人,用殖民者的语言,从历史和现实,尤其是现实中的方方面面,来告诉我们被殖民的真相、被殖民的出路。而我们这么多的文字工作者,如果在这样的时候什么都不写、什么都不说,如果不为这个特殊的时候至少做一些避免遗忘的记录,那还算是什么作家呢?”

事实上,我们这个民族并不只有一个卓玛嘉,我们还有和他一样的犹如雪域之护法的诸多优秀儿女。依照我们的传统,在白雪覆盖的群山环抱中,世间的、出世间的诸多护法神灵以其创造奇迹的法力,保卫着我们的家园。然而这几十年来的无常之巨变,似乎连众护法也敌之不过,其实这只是短视之见。

正如卓玛嘉所写:“我们的血管之中流动着民族奔腾的最后一滴血。我们的骨肉之中膨胀着民族复兴的骨气,我们的心灵深处守护着民族失去的家园。这一切即将点燃于我们的土地,照耀于我们的土地。苍天将为我们而作证,佛陀将为我们而祝福,我们将为我们以及全人类而奋斗。”

是的,这样的人才是雪域护法的真正化身,除了卓玛嘉,还有丹增德勒仁波切、邦日仁波切、洛桑丹增、荣杰阿扎、当知项欠、旺堆、益西曲珍、龙真旺姆、班觉诺布、普布次仁仁波切、贡却才培、更嘎仓央、扎西热丹、嘎玛桑珠、仁青桑珠等等更多的不知名的藏人,全世界所推崇的荣誉之光也将加被他们!

2010/12/8,北京

【自由亚洲电台】2010.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