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回忆与刘晓波二三事

刘晓波、赵达功、王德邦参加包遵信先生告别会

我的良师挚友刘晓波走了,走的那么突然,而且病危期间当局依然那么紧张。我当然能感觉到,因为有关方面频繁找我喝茶,“友善”的告诫注意事项……。

我与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同年,都是1955年出生的,巧的是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莫言也是1955年出生的。所以有时候自己也很得意,自己的出生年份竟然与两位诺奖得主同年,免不得人前炫耀一番,好像他们的荣耀也是我的荣耀。

不仅与刘晓波出生同年,家庭背景也颇有一些相似之处。都生长于共产党干部家庭,父亲都在文革时被批斗,而且孩提的记忆就一个字“饿”(与莫言一样);尽管出生于这样的家庭,但我们的相同之处都是“反叛”。

●初识刘晓波

上个世纪末开始,由于互联网的发展,我经常在海外一些论坛和网站发表一些自己的随笔、杂文和政论文章,文章结尾处都留下邮箱联系方式。

刘晓波早就大名鼎鼎,而我一个只是在海滩上捡贝壳的小孩,从未奢想过能与他相识甚至交往。2002年的一天,我的hotmail信箱里收到刘晓波署名的邮件,信里说到欣赏我关于苏东变革的一些文章。我有点儿惊喜,怀疑真的是刘晓波写给我的信?!当然,我知道刘晓波张冠李戴了,关于苏东变革的一些文章,并不是我写的,而是另一位知名作家,只不过他也姓赵。所以回信中我也说明解释了一下,也不过,就此开始了我们的交往,而且是越来越密切的交往。

刘晓波当年最欣赏2002年5月我发表的文章《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的格局》。我在文章中写道:“法西斯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共产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这些都与代表人类社会进步的民主自由意识形态相违背的,因此,这些意识形态成为历史也就理所当然的了。”刘晓波赞赏说,这篇文章可以发表在《苹果日报》上啊!

刘晓波喜欢在互联网语音聊天工具(最早电话)中向我朗读他的最新评论文章,有时干脆直接把文章发到我的邮箱来,虽然谦虚说要我帮忙看看有什么问题并修改一下,但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先睹为快,也是一个向老师学习的机会。偶然我也会提出自己的意见,但太少了,更多的是不明白的地方向他请教。

●年少顽皮的刘晓波

香港《苹果日报》去年7月20日的一篇报道这样描述少年刘晓波:“出身于书香门第的他,头脑聪明,却叛逆,经常打架、旷课,更与邻家少年一起欺负村子里的国民党逃兵。回想年少轻狂的霸凌行为,他感到相当懊悔:‘凌辱弱者是人最恶劣的天性,独裁统治的秘诀就是将这种邪恶的天性引导出来。’十一岁那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毛泽东号召停课搞革命,全国大、中、小学也得响应。读小四的刘晓波,因而停学三个月。宣布停课当日,也是他染上几十年烟瘾的开始:‘我对烟的感情,始于好奇,中经冒险和叛逆,终成一个瘾君子。’他人生吸的第一支烟,是‘牡丹牌’高级香烟,刘也在访问中坦承,年少轻狂的自己曾为抽烟而撒谎、骗父母的钱、偷爸爸的烟。”刘晓波好烟但不好酒,聚餐时只见过他浅酌一两杯红酒,白酒几乎不沾。

不过我发现很多刘晓波传记并没有叙述过他小学恶作剧的故事。

音乐课老师是个留着一条长辫的女青年,与我上小学时一样,音乐课教室前面摆放一台风琴,同学们在琴声伴奏下齐唱歌曲。刘晓波说,有一次上课前,老师在弹奏准备教唱的歌曲……,他悄悄的毫无声息的溜到老师后面,拿着一根棉绳,将老师的长辫与座椅绑在一起,然后悄然离开,躲在一旁看笑话。

结果是,老师毫无察觉危险来临,弹完一首曲子起身便要走开。这时候,老师和椅子一起跌倒了……刘晓波和同学们都哈哈大笑,乐不可支;而这位青年女教师却躺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后来其他老师过来要教训顽皮淘气的刘晓波,刘晓波见状立刻逃逸。他在前面跑,几个老师在后面追,眼看就被追上,机灵的刘晓波爬上了电杆,老师们在下面很无奈……

●刘晓波是铁杆球迷

2008年12月刘晓波被捕之前,我们几乎每天夜里交谈,彼此之间交谈的话题,足球几乎占了一半。最初,还没有SKYPE,与刘晓波谈论足球都是电话,而且每次都是他打给我(谁让他比我铁杆呢),后来有了SKYPE,可以语音聊天(其实最早还有MSN语音聊天工具,只不过从来不信任MSN)。

虽然有了SKYPE,聊天倒是容易了很多,不过刘晓波还是觉得不过瘾。刘晓波总是埋怨我书房里怎么没有电视机。是的,刘晓波家里我去过几次,他的电脑就在客厅里,书房也在客厅里,客厅里有电视机。他可以一边看电视球赛,一边与我聊天;而我不同,单独一个书房,没有电视机,看球赛要到客厅里。我们通过SKYPE聊足球时,他可以边看边聊,即时绘声绘色谈论球赛现场情景,而我只能一脸茫然,唯唯诺诺应声他的高谈阔论。

我跟刘晓波都不谈中国足球,没得谈!中国人不喜欢中国足球,但喜欢欧洲足球和南美足球,尤其是欧洲足球。刘晓波与我都是夜猫子,都是早上开始睡觉,中午以后起床。欧洲与中国的时差在6——7小时,欧洲足球俱乐部球赛大都在后半夜,有的甚至在早上5点半开赛。我们最喜欢的球队是英超的曼联、切尔西、利物浦、阿森纳,西甲的皇马和巴塞罗那,我是讨厌意大利的球赛,虽然我知道AC米兰、国际米兰、罗马、尤文图斯等都是优秀的强队,但由于多年前披露了意大利踢假球,不知怎么一直反感到现在。至于法甲、德甲,我实在不感兴趣。

刘晓波在北京,我在深圳,看球赛刘晓波不如我。原因是中央五台(体育台)经常转播德甲比赛,而广东和深圳体育台经常转播英超。有时很好笑,我还要转告刘晓波英超的比赛状况。不过后来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刘晓波可以在网上观赏比赛,不被电视转播所限制了。

著名作家沙叶新先生曾回顾与刘晓波的聊天,他写道:“我问刘晓波,瞧这包房外的(便衣警察)架势,上海比之北京何如?刘晓波说,上海比北京紧,民主自由的氛围不及北京,警察也比北京的厉害。于是刘晓波便说起他十几年来和北京国安打交道的故事,说得大家哈哈大笑。他说他和在他家楼下监控国安都很熟了,几乎成了朋友,只要不是他们非执行不可的命令,其他都可以灵活商量,双方都还可以让步。比如有一次,有一场国外精彩足球赛的电视直播,楼下的国安是球迷,就打电话给刘晓波,请求他当天晚上不要出去,不要出事,放他们一个假,让他们看看足球。刘晓波就爽快地答应了。”警察拿球赛与刘晓波“交易”,看来也是摸准了刘晓波铁杆球迷的本色。

从2008年12月被捕入狱直至2017年7月病逝,尚不知这近9年期间他能否在狱中观看足球比赛,狱警是否能对这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网开一面?

2017年7月

【民主中国】2018.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