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时报】莫言领诺贝尔文学奖,场外裸奔抗议

莫言晚宴感言只字未提刘晓波

[编译陈成良、驻欧洲特派记者胡蕙宁/综合报导]中国作家莫言于瑞典当地时间十日晚间,从瑞典国王古斯塔夫手中接过诺贝尔文学奖奖章、证书和奖金,当地中国使馆人员动员留学生,打扮成电影“红高粱”女红袄男白巾的模样,高唱“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为饱受舆论抨击的莫言打气。不过,场外有旅德的中国艺术家孟煌在雪地上裸奔抗议,声称此乃他“空椅子”行为艺术的一部分,目的是声援目前仍被中国政府囚禁的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孟煌称空椅子行为艺术声援刘

刘晓波因发起“零八宪章”连署行动,○九年被依“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二年。刘晓波前年未能亲往领奖,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决定在颁奖现场放置一张空椅子,此后空椅子遂成为中国政府打压异议人士的象征符号。

孟煌月初将一张椅子快递到瑞典,盼莫言能代为转交给刘晓波。与孟煌一起前往斯德哥尔摩的流亡作家、今年德国书商和平奖得主廖亦武透露,他和孟煌打赌,如果莫言肯收下椅子,他就认输在会场外裸奔;但若莫言不肯收下,就换孟煌裸奔。结果廖亦武穿着衣服,与裸体的孟煌一起奔跑,但跑没多远,两人就被警察带走。

中流亡作家批诺贝尔最大丑闻

廖亦武透露,身在北京的维权艺术家艾未未也参与打赌,并承诺出资聘摄影师拍下他们“裸奔”。廖亦武痛批诺贝尔委员会颁奖给莫言是“一百多年来最大丑闻,莫言只是一个会编故事的人,不会讲故事,他得奖是专制独裁势力联手的结果”。廖亦武上周也发表致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的公开信,呼应○九年文学奖得主荷塔.慕勒日前的看法: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共产党高官、前解放军军官莫言,是一场灾难。

莫言十月十一日获诺贝尔文学奖后,中国官方大肆宣扬,与前年刘晓波获颁和平奖时大相迳庭。近两个月来,莫言屡次被问到对刘遭关押的看法,但他只在获奖隔天说:“我希望刘晓波能尽快重获自由。”随即拒绝再对此事发言。

从六日抵达瑞典,到十日适逢国际人权日,莫言都避谈刘晓波,公开拒绝支持其他诺贝尔奖得主发起的连署声明,不愿联名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甚至为中国言论审查辩护,还意有所指地说“不要以为作家都是好人”,引发外界挞伐。

莫言并未在颁奖典礼上讲话,但在其后举行的诺贝尔晚宴上发表五分钟感言,只字未提刘晓波。他在感言中强调诺贝尔奖的重要地位,还说“文学和科学比,确实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它的没有用处正是它伟大的用处。”

中国官媒声援莫言遭网友围剿

中国异议诗人野渡对法新社直言,中国知识份子原寄望莫言能利用这次机会,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没想到他反而发言支持中国的审查制度,还在讲座中大谈往事,用一句中国古话来形容,就是“既想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十一日以社论声援莫言,声称拿言论自由逼问莫言是“装孙子”,且是个“烂得不能再烂的话题”。但中国网友在微博上回呛环球时报“本身就是孙子”、“环球时报那些编辑和作者不怕死后下地狱么”?也有网友要环球时报“有本事拿言论自由让西方人难堪”。

在斯德哥尔摩避谈政治、讲出“完全自由未必能有伟大的作品”的莫言,这次的表现完全就是一名官方派出的领奖人姿态,不仅在西方媒体引发热烈讨论,更看到中国独裁教育下的“顺民”本质。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也对“德国之声”表示,诺贝尔奖规定有“理想”这样的字眼,莫言的作品却看不出有什么理想,也根本没有抬高其视野。

【自由时报】2012.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