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时报】这场致词迟了21年——翁山苏姬:诺贝尔奖让全球关注缅甸

[编译陈维真/综合报导]缅甸民运领袖翁山苏姬一九九一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时隔二十一年后,十六日她终于亲赴挪威发表得奖演说。这场演说被誉为诺贝尔和平奖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她在演说中表示要替缅甸民主继续奋斗,追求国家和解,并感谢当年和平奖让全世界注意到缅甸的民主发展,也让她从被软禁的孤绝中回到真实的世界。

缅甸民主运动领袖翁山苏姬16日在挪威奥斯陆市政厅,发表她延迟了2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奖演说,矢言要继续为民主奋斗。(法新社)

诺贝尔奖让她重回人世

翁山苏姬身着紫色的缅甸传统服饰,围着紫色丝巾,头发别上白花,进入奥斯陆市政厅会场时,受到观礼人士起立鼓掌热烈欢迎。在她进入会场前,场外缅甸流亡人士就以鲜花和泪水,欢迎这位缅甸的民主之母。

在长达四十分钟的演说中,翁山苏姬情绪难掩激动。她矢言继续为民主奋斗,“全国民主联盟和我已经准备好,愿意在全国和解过程中扮演任何角色。”

翁山苏姬表示,过去遭到软禁时,她觉得似乎已经不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但诺贝尔奖让她从一个人的孤绝回到人的世界,但更重要的是,诺贝尔让全世界注意到缅甸为民主与人权的奋斗,“而我们不会被忘记。”

缅甸转型民主,谨慎乐观

翁山苏姬表示,她谨慎乐观看待缅甸从军事统治转型民主的过程。“我提倡审慎乐观并非对未来没信心,而是不愿鼓励盲目的信心。如果对未来没有信心,如果不确信民主价值与基本人权不只是我们社会所需,而且是可能实践的价值,我们的民主运动无法走过破坏的年代而维持至今。”翁山苏姬致词完毕后,全场鼓掌欢呼长达两分钟,观礼听众包括挪威国王伉俪与六百位显要及缅甸流亡人士。

诺贝尔委员会主席亚格兰在介绍翁山苏姬时,形容她拥有令人敬畏的韧性,牺牲自我、坚持原则的精神,并向翁山苏姬说,“在隔离的过程中,你已经成为全球的道德领袖。军事政权越想隔离你,你的声音就更清晰……无论何时,只要提到你的名字,你一说话,你的话语都能为全世界带来新的能量与希望。”

演说结束,全场欢呼鼓掌

翁山苏姬展开二十四年来的首度欧洲行,但由于行程过于紧凑,让她在第一站瑞士就累到当场呕吐。不过十六日行程并未因此终止,结束演说后她仍到附近的诺贝尔和平中心参观。

翁山苏姬一九九一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但是无法亲自出席领奖,因为她担心一离开缅甸,就再也无法返国。当年是由她的英国丈夫与两名儿子代表她领奖。即使她的丈夫病危、去世,她也因为同样的理由没有前往英国见丈夫最后一面。

诺贝尔和平奖史上仅有两次是得主缺席无人代领,首次是发生在一九三五年,和平奖得主、德国记者奥西埃茨基因触怒纳粹,早在得奖前就被捕入狱,另一次就是二○一○年的得主、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

【自由时报】2012.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