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建荣:另一种共识

从二○○八年五月开始,只要和中国及主权有关的事,就能伤到马英九的心。不仅建国百年变敏感词,就连过去抨击的天安门事件,如今也改赞中国人权有进步。过去因西藏事件“不排除”杯葛北京奥运,现在却拒绝达赖甚至热比娅。菲律宾将台湾嫌犯遣送中国,他不抨击提出要求的中国,却责怪奉行马英九一中政策的菲律宾。而今全球热烈报导中国茉莉花革命,记者发问马总统,他低调以对担心伤害中国。

因为担心伤害中国,马政府早就先自我审查中国新闻。前中央社记者周盈成最近在Blog披露马政府对国家通讯社“中央社”新闻审查的案例。去年十月八日,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刘晓波获和平奖后,中央社大陆中心主任张声肇原已指示驻北京特派记者,在十月十四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发问有关诺贝尔奖问题,但社内高层获知后下令记者别问。周盈成自己也以驻日内瓦经历表示,他的发稿被压一个月,结果他只能故意再写一次,利用台北半夜仅剩少数同仁核稿时才突围成功。

其实,国际记者联盟早在二○○八年就抨击,马政府要求中央社修改中国毒奶粉新闻报导,要求中央广播电台不能过于批判中国。中国有敏感词,马英九也有敏感词,他们的心灵一样脆弱、禁不起考验。

(作者为澳洲MONASH大学博士候选人)

【自由时报】201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