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恒炜:马克思看陈光标

不知道是什么碗糕的陈光标,从中国到台湾来撒钱;区区五亿(北市花博一花就一百四十亿),竟而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有趣的是,“名嘴”不分蓝绿异口同声的痛斥。这是连胜文枪击案宣布“误杀”之后,难得超越颜色的一致“共识”。

陈光标是不是来台“统战”?当然是。甫下飞机第一句话为何就是“宝岛祖国、台湾同胞”?为什么红包上大书“中华民族一家亲”?这就是绿营立委、名嘴抨击的要点。陈光标接受台湾媒体访问,敢公然不惭的说:“慈善不分国界、党派、民族”,当然全是白贼!中国人的厉害就是睁眼瞎说,把谎言当口香糖来嚼,从陈光标到马英九,全一个样。

其次,陈光标是不是“善人”?如果陈光标活在罗马,他一定被处死刑。马基维利在《李维史论》讲了一个故事:一位罗马富人在饥馑流行时,拿出食物施舍穷人,罗马人后来判处此富人死刑,理由是,那个富人在收买人心。在古代中国,评价陈光标一句话,即大家都说他好的“乡愿”,孔子眼中的“德之贼”。这就是为什么陈树菊远高于陈光标的原因。

其三,陈光标自称:“做好事不宣传,憋得难受。”“高调”撒钱的行径受到蓝营名嘴陈挥文的反击;陈光标拿马克思《资本论》当武器反戈,更引发陈挥文的怒火。陈光标不是没读过《资本论》,就是有读没有懂;陈挥文亦然。马克思要批判的是“垄断生产利益的少数人”,今天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比马克思笔下的悲惨世界还悲惨千百倍;真的做好人、做好事,刘晓波等才算。相反的,陈光标不过是中共的金漆马桶,连当中共“赎罪券”的资格都没有。

要用马派思想去诠释陈光标现象也不难。陈光标就是左派大家马库色(Marcuse)笔下的“单面人”;“单面人”只知道物质享受而丧失精神追求,只有物欲而没有灵魂,只有屈从现实而不能批判现实;即纯粹的接受现实、盲目的肯定现实,自身全然的融入现实之中。

要批判的现实是什么?即中共治下的中国。贬陈光标也好,明目张胆捧陈的如王建之流也好,好好咀嚼马库色的这段话罢!

(作者金恒炜,《当代杂志》总编辑)

【自由时报】2011.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