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时报】不容台湾的人权向下沈沦

昨天是世界人权日,世人透过各式各样活动,努力促进人权于全球普遍落实。在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把和平奖颁给中国民主人士刘晓波,中国的全面抵制,尤其昨天颁奖典礼特地为刘晓波所保留的空位,以及高挂的刘晓波巨幅照片,不仅引发世人广泛关切,也凸显中国恶名昭彰的人权迫害。在台湾,总统府的人权谘询委员会正式成立运作,民间团体纷纷检视我国人权状况,马英九总统因“人权退化”遭到民众呛声。

在这些促进人权的活动中,自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最受世人瞩目。两年前,在世界人权日前夕,刘晓波与其他异议人士提出“零八宪章”,强调保障人权、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等自由民主的平和主张,却遭中国政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十一年。如此对待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共产党政府让自己成为文明世界的笑话,也是今年世界人权日最大的丑剧。

中国的丑陋演出,早在和平奖揭晓之前。今年夏天,中国官员即以有伤外交关系为由,威胁挪威的诺贝尔委员会。在恐吓不成之后,中国不但软禁刘晓波的太太刘霞,禁止其家人前往代为领奖,以逮捕等手段管控异议人士,封锁网路及媒体,连BBC、CNN等国际媒体也遭断讯,甚至强迫中国旅居挪威侨民参加反诺贝尔示威。同时,中国对诺贝尔和平奖展开宣传反制,以威逼利诱加游说,以致十九个国际人权“末段班”的国家在颁奖典礼缺席。最可笑的,中国还出现山寨版“孔子和平奖”,赶在诺贝尔之前,颁给“联共制台”的台湾过气政客连战。中国如此粗暴对待刘晓波及和平奖,使它加入德国纳粹、前苏联及缅甸等独裁国家行列,留下禁止自己公民领取和平奖的不堪纪录。

与中国相比,台湾早已超越这种以言论箝制迫害人民的威权时代,不过,在马英九主政之下,我国人权正面临不进反退的危机。实质言之,台湾的人权现状,既受到马政府不重视人权所带来的损害,更严重的是向中国全面倾斜的“近墨者黑”拖累效应。

不妨检验马政府的人权纪录。世界人权日是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日通过“世界人权宣言”之后两年,由联合国订定。随后根据“宣言”产生具体落实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公约”及“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简称“两公约”)。我国立法院去年通过“两公约”批准案,并且把它以“施行法”的形式转化为国内法,于世界人权日实施。但是,徒法不足以自行,根据民间的监督联盟观察,一年来马政府“准备不足、步调混乱、进度落后”,执行成绩“不及格”,甚至是“玩假的”。即使总统府昨天开张的人权谘询委员会,把司法及监察两院副院长纳入总统幕僚组织,明显破坏宪政体制,使民主倒退,而委员出现法律应禁止集会游行主张分裂国土者,显见马政府连这种事也要搞砸。

马政府更严重的是,在全面亲中政策之下,不惜践踏台湾人民的人权以讨好中国。两年半以来,在陈云林前来之时禁止人民集会游行,与中国签订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黑箱作业,剥夺人民公民投票的宪法明文权利,加上在新闻自由等基本人权的受压制,都是在马氏新党国体制之下,人权倒退的例证。所幸在民意代表努力之下,从立法院到高雄、云林、彰化、花莲、苗栗等议会,都已通过提案,拒绝严重违反国际人权的中国官员入境;而把人权条款纳入与中国签署所有协议之中的呼声,也日渐响起。

马英九因此有如当年蒋经国的处境。三十一年前的世界人权日,蒋经国以高雄“美丽岛事件”,把异议人士一举成擒。然而,在美国压力之下,蒋经国答应不以死刑伺候,而公开审判不啻让党外人士对公众进行民主再启蒙,终致开创台湾新局。马英九要学蒋经国顺应人权民主潮流,还是跟中国一样,逆流而沈沦,最终为台湾人民所唾弃,其间的选择其实极为清楚。

【自由时报】2010.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