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维尔:在“亚洲民主和人权论坛—奥斯陆空椅子一年后”上的书面发言

(哈维尔先生生前最后的公开言论)

亲爱的朋友们,

首先,我对本人不能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共同主持布拉格的亚洲民主和人权论坛深表歉意。

请允许我做一段简短的开场白。

近来,世界对捍卫人权之事业的认识令人担忧。我认为,现今政界,尤其是欧美政界,有一个很大的失误,那就是对经济利益的过分重视以及对一些作为人类社会本质的价值观的忽略。这使现今世界对于各种纷争和问题的看法受到了扭曲。我最近尤其感到,人权和公民自由被仅仅视为装饰和点缀,而物质财富的增长才被视作最为重要的事物。

因此,有很多事情都被刻意地避而不谈。在经济日益增长的国家,譬如中国,人权问题被避而不谈,而经济议题则被有意地与基本自由问题分而谈之。这是相当危险的。不但世界各地争取自由的国家所获得的支持正在日益减少,而且欧美国际社会在世界格局中原本的自由民主的角色也因此正在逐渐失去。

或许这是我的多虑,但是,我认为只有一个办法才可应对人权事业的逐步式微。我们必须时刻注视着中国,北韩,古巴,白俄罗斯以及其他人权遭到践踏的地方。

不仅要注视着,并且要以一切可行的办法,反复地、热切地诉说我们对此的愤慨和批评以及对这些国家的良心犯的支持。这些努力未必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却可以为渴求自由的人们带来希望与勇气。

我仍然深深地记着,当我们受到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之时,我们曾经试图站出来与之对抗。我当时深深地感觉到,来自国外的援助以及世界不同角落的人们对我们的行动所表现的支持与鼓励是多么地重要。许多人虽然置身千万里之外,却有着与我们对世界相同的使命感,这使我们深受鼓舞。二十多年以来,我们一直不断尝试着把当年受到的这份鼓舞归还给在亚洲以及世界各地为人权和自由斗争的战士们,譬如刘晓波先生和一切与他相似的人们。今天依然如此。

达赖喇嘛尊者,亲爱的佘琳,斯蒂凡,伯纳德,杨建利,尊敬的与会者,让我再次对缺席今天早上的会议表示歉意。我只能在此约定,只要我能好起来,我会尽力为大家做出补偿。谢谢!

【美国之音】2011.12.26

见:杨建利:布拉格宣言 亚洲民主和人权论坛:奥斯陆空椅子一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