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勇祥:我被秘密绑架始末——世界人权日及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后的遭遇

2010年12月8日晚上9点左右,我从黔灵山公园出来后准备回家,正走着,路上突然跳出七八个精壮青年将我围住,其中一个声称是公安局的。

我问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他回答说:“闲话少说,跟我们走一趟。”

我理直气壮地说:“凭什么要我跟你们走?我犯法了吗?”

他说:“叫你走你就走,少罗嗦,否则对你不利。”说着就上前扭住我的胳膊。

我大声抗议:“请你们出具有关法律手续,没有法律手续你们无权带我走。”

但是,公安局的便衣警察不容许我申辩,强行将我绑架到公园派出所。

公园派出所的办公室里早已坐着几个身着警服的人,见我被带进来,既不问话,也不答理,仿佛什么事情也未发生。

我大声抗议:“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就随便抓人是违法的。你们这是侵犯人权。你们将我绑架到派出所的行为严重侵犯了我的正当权利!”

办公室所有的人——穿警察制服的人、穿便衣的人全都默不作声,仿佛全是哑巴。

我继续抗议:“你们的行为是公然践踏人权,同时,也是公然践踏你们制定的法律。”我起身准备离开派出所,这时两个一直阴沉着脸的人粗暴地将我按住。

我再次强烈抗议:“公安局凭什么抓我,你们没有法律手续,也得有个说法呀!”

然而,我所面对的人似乎都是阎王殿上的泥塑,没有一个人回答我的质问,他们甚至不敢看我一眼。

我走到电话机旁,准备打电话通知我的家人。但是,我被粗暴地阻止。

“公安局要抓我走,总得通知我的家人吧?”我说。

然而,回答我的仍然是强行禁止,仍然是无声的高压。

20分钟后,我被强行架上一辆面包车,在通往金阳新区的公路上行驶10分钟后,我被押送到金鸭派出所。一个便衣警察对我强行搜身,我立即抗议:“没有检察机关签发的命令,你们无权对我进行搜查。你们的这种做法是对我人格的无端侮辱,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尽管我十分愤慨,语气也非常严厉,便衣警察仍然强行搜查我的全身,包括下身和屁股。当他什么也没有搜查到时,便问我:“你把手机藏在什么地方?”

我说:“我有权利拒绝回答你提出的任何问题。”

那便衣警察恼羞成怒,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又重新用手摸我身体的所有部位。我感到是在承受极大的凌辱,我感到我的尊严受到无端侵犯。然而,在四五个年轻警察的包围中,除了大声抗议外,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搜完身后,几个警察把我推上一辆面包车。几分钟后,我发现自己被押送到一个名叫潮汕酒家的小旅社顶楼一间不足10平米的房间里。

我又大声抗议:“你们这是干什么?秘密绑架吗?秘密囚禁吗?你们这是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是严重违法行为!”

在我义正词严的抗议面前,一个警察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上面的命令,希望你能够配合。”

“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无缘无故地抓我,你说是上面的命令,上面的命令比法律更具有权威性吗?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要依法办案吗?不是口口声声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吗?为什么现在却要违背法律规定而秘密囚禁我呢?难道上面的命令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吗?难道国家制定的法律可以肆意侮辱和践踏吗?”

可是,我所有的抗议和斥责都毫无作用。就这样,我被秘密囚禁在所谓潮汕酒店长达5天之久。八九个20岁左右的便衣警察对我实行全天候严密监视,24小时寸步不离。房间里的电视机整天播放抗美援朝及解放战争的电视片,让人得不到片刻安宁。我要求到外面活动一下也被粗暴拒绝。虽然表面上我是住在旅社,而实际上我的处境同监狱中的独拘室没什么两样。由于我的神经受到极大摧残,由于缺少活动,致使我的血糖升高,内伤复发,病情加重。

我今年64岁了,患糖尿病已有16个年头,每天必须注射两次胰岛素才能维持体内代谢平衡。加上2009年11月16日遭遇了一场车祸,10条肋骨断裂,头部严重创伤,肺叶被断骨刺穿后形成气胸。住了4个多月的医院后,虽然伤势有所减轻,却留下永远无法痊愈的后遗症。伤病的长期困扰使得我的身体十分虚弱,似乎随时都有下地狱的可能。因此,当5天的囚禁生活结束后,我感到头重脚轻,天旋地转,视线模糊,走在大街上就仿佛走在黑暗的地狱里一样。

谁知,更让我感到愤怒的事情却发生在我亲人的身上。在我被秘密囚禁期间,公安局居然派人骚扰和威胁我的前妻、女友和我租房子的房东,甚至还派人到我女儿的住处施加压力和进行恐吓。他们在打给房东的电话中把我描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要房东不要把房子租给我住,最后还威胁说:“如果你还继续把房子租给这个人,以后你就必须承担法律责任,弄不好还会有坐牢的危险。”

公安局的人还对我女友说了许多挑拨离间的话,他们说:“这个人身体不好,又没有钱财,你最好不要再同他来往。再说,他是个随时都有可能进监狱的危险分子,你跟他成一家会受到牵连,甚至会影响你的儿孙,以后你孙子读书、工作、参军、升职都会困难重重。”

我万万没有想到,共产党的专政机关竟然会使出如此卑劣如此卑贱的手段,这是黑社会的小混混才会做得出来的事情啊!

为了追求年轻时就认定的伟大理念,为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为了让生命显得更灿烂些更恢宏些,我毅然投身终止一党专制、推动民主进程的社会活动中。不为当官,不为发财,只希望中华民族能够尽快站立在世界先进民主之列,只希望中国人能够象民主国家的公民那样生活在文明繁荣的地球村中。我坚信我的选择是光明磊落的,是光荣而又有深刻意义的。所以,关押、坐牢、受尽凌辱、遭受摧残我都毫无怨言。但是,当局株连九族、残害亲人的做法实在令人无法容忍。手握现代化武器和高科技监控设备的中国公安机关,却用黑社会的手段恐吓和威逼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女人算什么?算英雄好汉吗?算强大吗?他们破坏我们的手机、电脑、住处的水电设施,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监控,甚至任意绑架和秘密囚禁。如果觉得还不解恨的话,还可以制造车祸,或者干脆命令特种部队的神枪手消灭我们的肉体,我都能从容面对。专制政权嘛,凶残点,恶毒点是可以理解的,干没有人性的活本来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可是,对弱小女人的恐吓和威逼我就不敢恭维了。我原想写文章对当局的卑鄙做法表示愤慨和谴责,转念一想,我这样做不就玷污“愤慨”和“谴责”这两个词汇了吗。于是,我现在只想对当局的恶劣做法表示鄙视。

附带一句话:由于我使用的电脑和家中的供电系统被破坏,所以迟至今日才在朋友家完成此文,希望读者体谅。

【中国人权双周刊】
【独立中文笔会】2010.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