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杀贼!杀贼!!杀贼!!!

灭街头贼易,灭台上贼难

心学大师王阳明有句名言:灭山中贼易,灭心中贼难。老枭鹦鹉学舌曰:灭街头贼易,灭台上贼难;灭黑道贼易,灭红道贼难;灭地方贼易,灭中央贼难;灭外国贼易,灭内部贼难;灭卖国贼易,灭爱国贼难!比起街头贼黑道贼地方贼外国贼来,高踞台上、占领红道甚至进入中央、以爱国名义祸国卖国之贼,绝非等闲之辈。此辈不但有权有力有势,而且具有相当的隐蔽性迷惑性欺骗性。

有一篇《请中央剿匪》的网文指出,现在中国有些地方不仅是警匪一家,而是警即是匪,匪即是警,中国有些公安干警已经不是腐化,而是彻头彻尾地匪化了,匪化了的公安干警比土匪的暴行只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些干警和公安机关已经垄断了匪的行业。该文吁请中央彻底剿灭全国各地公安干警中比土匪还要恶劣、还要残酷的败类!

当今中国,岂止警中有匪、警堕为贼而已?广大人民公仆不为匪不为贼者几希。贼官比匪警对人民伤害更深、对国家危害更大。现在,连一些小小的市县乡镇之长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大贪特贪,这些小毛贼都能肆无忌惮化公为私以国(财)为家(产),这些绿豆芝麻官的个人收入家庭资产都可以成为机密,那些官大的又如何?据经济专家分析,在我国八万亿元的银行存款中,有80%的存款属于20%的储户。这拥有80%存款的20%的储户既不是普通百姓,也不是私营企业主,而是一些官员们的“灰色收入”。而且他们胃口与时俱进,愈来愈大,动辄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甚至几个亿、几十个亿地贪,这种“灰色收入”还在逐年增长──2001年六万亿的银行存款2002年增长到八万个亿可证。这还不包括他们私自藏匿或存在外国银行里的部分。

民谣说得好,“十官九贪,剩下一个是八王蛋”。我认为这不仅是一种形容,官僚阶层从上到下确已烂透了,洪洞县里难找到几个好人,荣国府里难找到干净的东西了。所以他们不敢公布家庭财产,所以他们那么害怕民众、害怕阳光!

比较而言,不论个体性还是群体性的“贼官”,造成的经济损失仍属有限,与系统性制度性的“官贼”造成的损失相比,“九牛一毛”而已。胡鞍钢把不同领域腐败行为以及经济损失的情况概括为10类系统性腐败经济损失,除官员贪污、贿赂、挪用公款经济损失外,还有:走私海关税收经济损失、垄断行业腐败的经济损失、税收流失损失、公共机构和公共支出的腐败损失、公共投资中的腐败损失、资本外逃的腐败损失、国有企业私有化的经济损失、各类公共机构乱收费的腐败损失、金融业腐败损失。这是系统性、制度性造成的经济损失,突出表现为涉及金额巨大,涉及公共权力滥用程度高,造成的经济损失在世界同行业内也是居前列的。

还有无数的大小庆典、外援,无数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腐败工程、面子工程、豆腐渣王八蛋工程。这些损失是无底的,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帐。为什么经济大发展了,大多数人民依然贫弱不堪负担沉重,生活却越来越艰难?就是因为中国有了太多个体性、群体性“贼官”和系统性、制度性的“官贼”,无限度贪没、挥霍、浪费了中国人民辛苦创造的财富资产。

制度性的“官贼党贼”不但贪没无数民脂民膏国资国产,而且危害公众安全,挑战司法公正,贪污人民合法权利和自由,败坏社会正义和传统美德,玷污人民幸福、国家富强的美好希望,窒息人民的创造创新能力,把堂堂中国变成了腐败大国、特权大国、谎言大国、骗子大国、自杀大国、娼妓大国、爱滋大国,把“社会主义”中国变成了权贵阶级的天堂、弱势群体的地狱!这种对政治、文化、军事、科技、社会全方位的损害摧残,更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帐。

痛我神州,竟成贼国

中国人民何辜,赶走了满清王朝,迎来了北洋军阀,赶走了袁世凯,迎来了蒋介石,赶走了国民党,迎来了比国民党还国民党的共产党……。

所有专制社会,对人民利益、国家利益危害最大的都是本国特权集团,东德如此、苏联如此、阿富汉如此、伊拉克如此、朝鲜和中国也不例外。漠视人权、漠视民瘼、漠视生命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成了贼窝,成了广大贼官最大的教师爷、保护伞、总后台,成了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

老枭曾把我党与老鼠相比,老鼠有三大特性:一是嗜好偷窃,诗经所骂“食黍食麦”的硕鼠就是;二是狭獈小气,不能容人,成语所谓鼠肚鸡肠是也;三是性喜阴暗,怕见阳光。贼不也是如此吗。中共执政中国五十几年了,还热衷于以文件、指示管理国家,以地下党乃至黑社会的那一套来理民治国。表面热衷装神扮圣,一不留情就显出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老鼠的本相来。贼性难改,此之谓也。

如果与黑社会相比,我党贼性就更分明了。两者统治的资源都是:暴力、绑架、谎言,在生活极端腐败极端铺张、黑吃黑杀人灭口、要挟民众掠夺民众、要求下属效忠等方面,两者何其相似乃尔。在上海市,领导班子黑幕、社会黑势力和政经界黑幕、土地开发黑幕、金融坏账黑幕、高干家属发横财黑幕被上海市民称为“五黑”。五黑俱全者,中国何处不然?

恶警是贼,贪官是贼,经济上的特权资本主义、政治上的国内恐怖主义(与国际恐怖主义相对)更是贼。它(他)们都是民之贼、国之贼、民族之贼、人类之贼!贼在街头贼在山中贼在黑道,邪不胜正,灭之不难;贼自外来,团结一致,八年抗战,也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可匪枭贼寇在内部、在官府、在高台、在中枢、在体制内的时候,怎么办?

对于腐败的贼官,中央倒也被迫陆续抓了一批、“杀”了几个,但反腐反腐,愈反愈腐,杯水车薪,徒劳无功。对于系统性制度性的贼可就无所措手足了,最多贼喊捉贼一番。至于贪污民权的政治性贼行,连捉贼的吁喊也是犯了煽动、颠覆等大罪!制度之贼根本没人敢捉,便是贪污之贼官,杀之不成反受其害的例子何其多也。

然而,腐败分子不打倒,黑恶势力不扫除,他们的黑手不斩断,代表他们利益与广大民众为敌的落后反动制度不革掉,共产党不改良成现代文明政党,人民的幸福、国家的福强、民族的振兴只能是永远的海市蜃楼,神州大地就会永远沦为匪贼世界。腐败之贼要除,专制之贼更要除。

除恶杀贼,人人有责

仅仅把希望寄托在中央在个别领导人身上是远远不够的。需要体制外的进步势力和体制内健康力量联合起来形成良性互动,更需要广大受尽剥削压迫的民众觉醒过来、勇敢、坚强、团结起来,有力出力,有笔动笔,有口开口,采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进行抗争,通过合情合理合法的手段进行斗争,与腐败分子斗,与黑恶势力斗,与代表落后反动的制度的特权阶级斗!

抵御外贼的是英雄,同家贼搏斗的也是英雄。除恶杀贼,人人有责!勇斗内贼的平民英雄已经层出不穷将会越来越多。在《我们的英雄》一文中,我就记忆所及,曾略举数例:拍下了张君团伙持枪抢劫场景的刘学勤,为维护教师权益付出生命代价的李尚平,屡次入狱不屈不挠为民主和六四招魂的刘晓波,“自焚”讨薪的徐天龙,勇揭河南艾滋黑幕的万延海,闯关回国自投罗网的杨建利,因反腐败斥强权而蒙冤入狱的姜维平,因网络言论而被捕的黄琦、羊子、陶海东、李毅斌、罗永忠、杜导斌等网络人士,网上网下、狱中狱外大量受到现政权监控、压制、迫害、关押的异议分子和“反动人士”……,他们,还有许多不为世人和老枭所知的无名英雄,都是“杀贼”英雄谱上灿烂的星光。

局部、暂时的角度看,或许正不压邪,魔比道高,但以历史的、发展的眼光看,一定是邪不压正、道比魔高的。为了人民和国家的利益,为了争取和维护每一个中国人的权利、尊严和自由,让我们以思想之刃、法律之剑(中国法律当然是特权阶级对民众进行专政的工具,但同时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是民众抗争的武器)、民主自由理念之武器,以捷克的哈维尔倡导的“天鹅绒式”革命方式,即和平理性渐进的方式,杀贼!“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是一句老话。但是,随着觉醒者越来越多,随着有心杀贼的正义之士越来越多,就一定可以众手回天、众志回春,还我们一个进步、平等、民主、自由、伟大、光明的中国!赋杀贼歌曰:

山贼易灭,官贼难絷。贼官贼党,奕奕赫赫。

反仆为主,主人栗栗。痛我神州,竟成贼国。

夺民财富,防民如贼。役民为隶,以民为敌。

民瘼渊深,民愤山积。猪权高举,尊严无迹。

痛我中华,沦为鬼域。忧能伤人,此心如螫。

铸思想剑,磨英雄笔。神州十亿,甘受奴役?

唤我同胞,昂首挺脊。唱自由歌,树民主帜。

除恶打黑,人人有责。起来起来,杀贼杀贼。

消除腐败,推倒专制。扫尽不平,斩断羁索。

还我诚信,还我道德。还我权利,还我中国。

【北京之春】2004.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