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在野:《爱琴海》事件凸现公民的觉醒

强力政权无不建立在暴力与谎言之上。而盗窃者的面具、伪善者的谎言,终究在勇者的证言、公民的抗争面前无所遁形。《爱琴海》事件中为言论自由而呐喊、为人类良知而声援、为宪政法治挺身而出的独立知识分子和广大网民朋友,就是这样的一些勇者与公民。这个事件作为继《冰点》事件之后又一维权热点,维权公民群体表现出明确的价值追求、不屈的人性呐喊、理性的维权方式,凸现了中国公民新的觉醒。

一、明确的价值追求

《爱琴海》是2005年8月登记注册的一个人文思想网站。如站长林辉先生所言,“《爱琴海》,不是围墙中的海。”打开这个网站,顶端醒目的三段话──“在谎言之中说出真相,在邪恶内部监守正义,在黑暗深处开凿光明”,明确的价值取向表明了这个人文思想网站的理想与志向。

《爱琴海》致力于中国新文化力量的凝聚,以繁荣文化与思想为己任,及时上传国内文化界的民间活动,发表作家诗人们的优秀作品、提携新生代文学青年,面向海内外举办诗歌、散文的大奖赛,并与香港银河出版社联手推出“中国桂冠诗丛计划”,体现了高度的社会责任感。

南方在野2005年12月开始关注《爱琴海》网站,目睹网站方忠实捍卫着这个明确的价值取向。受它独立民间立场与正义之声的感染,自愿加盟,为网站添砖加瓦,完全是由于内心良知的召唤。在与它同行的日子里,南方在野深切感受到广大网民朋友对国运民瘼的满腔热情,

从公民的觉醒看到中华的希望。这个网站上传信息充分尊重网民意愿,捍卫良知,提倡理性。从对皇权暴政思维的抨击,到对列宁主义与文化大革命的反思;从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的宣扬,到结社自由、开放党禁的步骤设想;从对民间疾苦的呼吁,到对《新京报》沦陷、《冰点》事件的关注;……,追求真相、正义、光明,是不变的主题。

后来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先生赞扬这个网站是“自由的海”。他指出,《爱琴海》并不回避敏感的时政事件和敏感人士的言论,主页的重要位置常常留给被封锁的敏感事件,如刘宾雁辞世、《冰点》事件;放在最醒目位置的定期更换的文章,大都是尖锐的批评性文字,比如余杰、龙应台、秦晖、何清涟、王怡、刘晓波、高智晟等人的文章。

我们不得不谈到这个网站论坛下设的《蓝色道路》(社会评论专版),遵循办网宗旨不遗余力,进一步将版面主旨概括为“在麻木中催生觉醒、在谎言中说出真相、在腐朽中孕育重生、在黑幕中寻觅希望”,并应网友与网站互动的要求,适时推出《爱琴海》杯《绝望与希望,我看中国》杂文征文活动,受广大网民追捧与厚爱,却为专制当局所不乐见。网友公民意识的觉醒,对真相、正义、光明的价值追求与当局抱残守缺的价值观产生激烈冲突,为后来当局封杀这个网站埋下了伏笔。

二、不屈的人性呐喊

《爱琴海》网站迅速成长的过程,是它的网友公民意识伸张,为真相、正义、光明不屈呐喊与抗争的过程。不得不提到《中国青年报.冰点》时评事件。这个事件发生后,众多大陆新闻媒体、网站一如既往地保持鸦雀无声的死寂。面对这违反人性的死寂,《爱琴海》网友“铣刀者”率先打破沉默,在《蓝色道路》加贴长文并转发李大同相关文章一篇,详细介绍了《冰点》停刊事件,并对新闻监禁制度提出批评,引发网友讨论。了解大陆新闻潜规则的人都知道,这样一篇文章将会给网站带来怎样可能的影响。但网站方出于良知,站在了正义一边。几天后,站方在主页显要位置《每周评论》栏目刊发特邀评论员文章《《冰点》之下》,并另在主页刊登龙应台致胡锦涛的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对此停刊事件发出了来自良知的声音。

这直接导致了来自电讯和通讯管理部门对这个网站的骚扰。2006年3 月5日下午15时左右,在事先无任何书面和电话通知的情况下,网站被突然“拉闸”,突然袭击、横蛮无理,并且他们所指“明确具体”乃是:近期《爱琴海》网上关于《冰点》事件的报道和评论,特别是在主页上刊登了龙应台致胡锦涛的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一文,现在是两会期间,太过敏感……。(详见《力虹:山雨欲来──《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2)》)

为了网站大局,站方答应先将主页上关于《冰点》事件的内容拿下,恢复运行,此事告一段落。随后,总编力虹先生代表站方重申“在谎言之中说出真相,在邪恶内部监守正义,在黑暗深处开凿光明”的宗旨不变,求得网友谅解。网民对当局的横蛮无理充满悲愤。

《冰点》事件后来赢得转机,得到复刊。《爱琴海》出于对事件负责的态度,又及时转发了这一消息。当时国内舆论的焦点转移到对《冰点》原文──袁伟时关于中国历史教科书认识问题的讨论。《冰点》复刊主文刊发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海鹏的《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对袁文进行批判之后。出人意料的是,国内舆论呈压倒性大字报式对袁教授的批判,而袁教授的言论则失去了在国内发表的任何空间。《冰点》复刊的本身,仿佛证明当局对之前野蛮封锁的一点纠正,但复刊后如此作为似乎又证明当局野蛮的新闻封锁政策依然大行其道。

出于学术良知,维护公民知情权,《爱琴海》网站于主页《思想前沿》栏目刊发傅国涌先生的《是政治批判?还是学术批评?》,对后《冰点》事件提出了质疑。随后,在《蓝色道路》专版,网友们自发对中国历史教科书问题展开了激烈讨论。“废话一筐”网友在上面连续发表了《何止是历史教科书?》、《古怪的中国历史教科书》、《也聊义和团》,天理先生发表了《从袁伟时评教科书所想到的》。这些文章后来都置于网站主页,为有关中国教科书问题的讨论提供了宝贵的观点与更多的资讯。经网站同仁商讨,《蓝色道路》当即决定将两个讨论此一内容的专题文章长期固顶。一时间,网友纷纷发言,《蓝色道路》俨然成为广大网友发表自己对中国历史教科书问题看法的一个自由平台。

显然,这又一次触动了当局的敏感神经。3月8日上午10点30分许,《爱琴海》网站第二次被有关部门下令封闭。经了解情况与交涉,来自杭州市公安局网警大队的意见是:你网论坛、特别是《蓝色道路》近期有不少“敏感、不良信息”,须酌情处理。哪一些是“敏感、不良信息”呢?莫非“只可诲淫,不可论政”?广大网民气愤填膺,余何网友当即指出,“在没法可依的操作之下,我们每一个网友都象走钢丝一样的胆战颤心惊了!”南方在野作为《蓝色道路》版主,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接到要删除“敏感、不良信息”的指令,无所适从。

经过交涉,网站暂时开通,但一个必须删除“敏感、不良信息”的难题,摆在了南方在野以及《爱琴海》工作人员的面前。南方在野当即向总编力虹请示:什么是“敏感、不良信息”?力虹先生回答:“非理性说法,视为敏感、不良信息!”于是南方在野睁大眼睛,一篇文章一篇文章细读,唯恐放过非理性说理的“敏感、不良信息”。其实这些文章都是早就经过《蓝色道路》三位斑竹阅读过,实在是没有什么极端言论。从3月日晚上8点忙到翌日凌晨两点钟,南方在野咬着牙移动了两篇批评新闻封锁的帖子,就再也不忍心大动屠刀。

《爱琴海》网站终究难逃专制之下潜规则暴行的厄运。2006年3月9日15点左右,网站被第三次野蛮割喉。来自服务商威斯顿公司的电话告知:“这次是浙江省通讯管理局和省府新闻办!他们说如果我们不执行好,就要吊销我们公司的营业执照……”

后来知道,觉悟的网友,早就对当局失去耐心。有网友3月9日上午在海外的著名网站《议报》论坛上发出了《爱琴海》屡次受到官方威胁的消息,而它的多次遭到无理封杀,已经激发网民强烈的谴责。另一方面,浙江省通讯管理局和省府新闻办非但罔顾民意,且摆出“依法治国”的姿态,冠冕堂皇、振振有词地搬出杀手锏:(1)你们《爱琴海》网站从未申报过新闻报道资质,却刊登了大量海内、外新闻和不良信息,(2)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和信息产业部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予以关闭。

杭州网友已是群情愤慨,一篇《《爱琴海》网被封杀,紧急呼吁全球华人声援支持!》的紧急呼吁,被网友发于《博讯》新闻网主页,抗议之声此起彼伏。《爱琴海》事件以觉醒公民的维权姿态登上历史的舞台。

三、理性的公民维权

如力虹先生所言,这个事件已“成为一场轰轰烈烈的中国人民争取言论自由伟大斗争中的一部分,成为当前中国网民争取网络言论自由伟大斗争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在这个过程中,网民们显示了理性的公民维权姿态。

网民以舆论谴责为起点,积极争取国内、外发言空间,发出了“还我《爱琴海》!还我言论自由!还我天赋人权!”的呼声,赢得了道义的支持。在国内新闻媒体迫于政治压力对恶性封网保持缄默的时候,《爱琴海》维权方首先得到了诸多海外新闻媒体的热情支持。《博讯》新闻网的《焦点要闻》在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个事件,《动态网》的《全球要闻》、《大纪元》的《今日要闻》、自由亚洲电台、《开放》杂志等有重大影响媒体迅速跟进,发出了正义之声。此后,包括美国之音、《纽约时报》、BBC、法国广播公司、加拿大广播公司等西方主流媒体在内的40多家新闻媒体,对这个事件作了报道。

在网友争取之下,《兹由论坛》、《深青中国社区》等几个大陆民间网站也发出了正义的呼声。网友天理和天下一党发文《《爱琴海》网惨遭割喉!》,认为,封《爱琴海》就是将网民割喉!等于是屠杀无辜网民;并宣告:我们选择自己良知的同时,也在唤醒激励更多的人加入正义中来。天理先生以一篇《《爱琴海》被封反响强烈,网络维权从兹而起?》指出,这次它遭“突然死亡”,标志着中共当局撕下了“和谐社会”最后一块遮羞布,人类文明底线又一次遭到了无情嘲弄,是到了联合起来,维护千百万网民言论自由基本权利的时候了!。他并且并喊出这样的口号:“还我《爱琴海》!还我网络自由!”

南方在野发表《因“敏感与不良”而被封杀的《爱琴海》》,斥责以“敏感、不良的信息”为由强行关闭这个网站,是漠视宪法人权,大行恶道之潜规则。陈永苗先生文章《彻底打倒关闭《爱琴海》网站的官方依据》,进一步指出这个网站被关闭的官方依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五条明显有违《宪法》、《立法法》和《行政诉讼法》。

网友们于3月13号迅速组成《爱琴海》事件“维权声援团”,声讨新闻潜规则与恶法有违宪政人权。第二天,这个“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对“不合程序的关闭”、“不合人性的封杀”、“不合情理的举动”、“不合潮流的规则”,提出了铿锵的抗议。

《爱琴海》事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两会”期间,呼吁政治体制改革与民主宪政的《民主与自由》(观点)网被第47次查封,《中国选举与治理网》被“整顿处理”,《世纪学堂》也被责令整顿。为中国劳工利益斥责当局的中国大陆境内三个左派网站:《中国工人网》、《工农兵BBS》以及《共产党人网》,也被北京当局下令关闭。而当局依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将1,000万元作为民间网站新闻资质的前提以剥夺公民的发言权引发众怒。

刘晓波先生对此批评道,当局左右开弓,已经沦为机会主义。另有一篇“盛世南雷”的署名文章发问《民间网站频遭封杀,执政党要走向哪里?》,指出,两会期间,大陆执政当局左右开弓,大事网络屠戮,将“人大代表”关在笼子子里唱赞歌,是到了擦亮眼睛、认清中共当局邪恶本质的时候的了;最后呼吁,停止一切左右门户之争,组成一个维权的联合阵线,已经是当务之急。

刘晓波先生与盛世南雷网友的批评与呼吁显然对推动公民联合维权起到了积极作用。随后的几天里,由《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牵头,《民主与自由网》、《中国工人网》、《工农兵BBS》、《共产党人网》、等13家被大陆当局野蛮封闭的网站,纷纷组成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并联合启动废除《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大签名活动,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出《关于要求取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建议书》,向中国人大法工委、违宪宪审备案办公室发出违宪审查建议书。在公民违宪审查建议方面迈开了伟大的步伐。

此次签名活动虽然受到大陆当局新闻封锁的限制,但还是将这一次公民维权运动推向了高潮,1,500多名勇士突破封锁,公开签名支持,而当局却不得不对此次公民违宪审查建议光明正大的正面交涉,采取躲藏逃避的态度。这在一定程度上摧毁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道义基础,也彻底戳穿了大陆当局“依法治国”的伪善面具。

这个网站虽然被封杀,至今未在大陆复网。但《爱琴海》事件永远活在中国公民的心中,启迪着大陆公民进一步新的觉醒。《爱琴海》网海外镜象的设立,作为勇者的证言,将大陆当局野蛮践踏人类普世价值、虚伪“依法治国”的愚民谎言永远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这个网站被大陆当局野蛮封杀近100天,南方在野谨以此文,向《爱琴海》事件中挺身而出的众多海内、外新闻媒体、评论家、觉悟公民致以崇高的敬意。

(2006-06-12嘉兴)

【民主论坛】2006.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