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PC】维权网、独立中文笔会联合声明:“六四”期间监控骚扰升级,17年后人权状况尚无改善

“维权网”和“独立中文笔会”获悉,中国各地警方在“6.4”十七周年之际明显加紧了对89年学运参与人士、民运和维权人士的监控和骚绕: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6月2日在网上发帖,表示将去天安门广场悼念,并于3日晨由老伴送上去京火车,当时有山东大学保安人员在场,孙教授几小时后与家人失去联系,直到6月4日凌晨3点多才回到家中。他在列车快到北京时被山东警方拦截、折腾16小时后被押送回济南。

“六四”镇压致残者齐志勇自3月28日被密闭监禁51天释放后,一直受到严密监视,出入家门都要汇报。5月15日他被警察带走问话,当天释放回家。6月2日傍晚,无视他妻子与8岁女儿的抗议,国家安全人员又把他从家中带走。

6月2日晚,89 年在政法大学读书投身学运的浦志强律师给友人发出手机短信:“6月3日晚上,是八九屠城的第十七个年头,我们将前往天安门广场纪念碑下凭吊。只想告诉自己,这件事并未走入历史,而是植根于内心深处。浦志强与君共勉:勿忘六四,说出真相;立足维权,倡导和解!”6月3日凌晨一点三十分被北京市公安局带走提问,希望他不再通报去天安门广场凭吊“6.4”的信息,两小时后被送回家中。警方未出示立案或传唤文件。随后,他被限制出入家门自由。

5月30日始,公安对“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女士进行居住监控,限制家里来客;限制她外出,只允许在警察的“伴随”下去医院和商店。其他“6.4”难属如张先玲女士等人也被监控。

近几天,曾参加89年学运的原北京大学研究生江棋生、独立作家刘晓波等人住家附近出现公安站岗,对他们进行监控。“六四”镇压后,江棋生曾两次入狱。

此前,不少民间活跃人士受到各种不同的骚扰:

6月2日,今年3月9日被强行封杀的《爱琴海》网站站长林辉和网站总编辑力虹在宁波被国安或公安近距离跟踪盯梢。

仁之泉工作室执行主任赵昕在云南期间被警告“”六四“前不能回北京。5月24日赵昕成功回到北京后立即被国安召见,要求”了解“他的行踪及汇报”六四“期间有何”活动“。

“六四”镇压后被通辑的21名学生领袖之一马少方5月中在天津出差时接到了深圳有关当局的电话,要找他“聊天”。

“六四”天网站长黄琦,率先披露四川当局4月底同意向“六四”死难者周国聪的母亲提供7万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此后网站多次遭到破坏,本人也受骚扰。5月17日4名公安人员到他家查看他的身份证,并问话约20多分钟。次日又找人骚扰他说他的身份证是假的,近日警方又逼迫房东收回租房,使他无固定住所。

网络异议人士和人权活动家郭起真五月十二日在家中被警方带走,目前被关押在河北中部城市沧州第二居留所,其家人和律师至今仍未获准前去探视。因郭起真腿部残疾、其健康状况令人担忧。45岁的郭起真曾在网上发表文章批评政府、并参与律师高智晟发起的接力绝食抗议迫害人权活动人士。

网络异议人士刘水,熊忠俊、李卫平,由于在网上发表文章批评时政而被警察强迫离开居住地、返回原籍。

近来,网警对网路的控制,包括阻截、过滤电邮通讯、封闭网站、监控博客,也明显地比平常更加严厉。

我们注意到,1989年天安门惨案17年后的今天,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甚微,对维权人士的迫害及对言论思想信仰自由的钳制更趋严酷。最近几年,随着不受监督限制的腐败官员侵权行为愈演愈烈,各地民众维权运动风起云涌,仅去年就发生了八万多起民间自发抗争维护权益活动。由于当局以高压手段对应,各种大小不同的“六四事件”也以不同的形式在全国各地反复重演。

政府在经济改革和发展的口号下,强行征地、强迫拆迁,腐败官员滥用权力侵害百姓经济社会权益,完全无视宪法和人权准则。对民间自发抗争行动,官方时常动用警察、法庭和监狱等国家机器加以镇压。例如:判处莆田村民抗争土地权代理人黄维忠三年有期徒刑,监禁陕北石油民营投资者代表冯秉先,超期秘密羁押山东临沂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对上海房屋权利上访人士马亚莲、毛恒凤多次进行秘密拘禁,陈小明自2月中被带走“强迫失踪”后至今下落未明。地方政府甚至动用军队武力镇压,最近一例是广东汕尾市东洲村军警开枪镇压抗议强迫征地维权村民,造成至少3死十数人受伤的事件。当局事后封锁村落,到处搜捕参与抗议的村民,共19名村民被关押数月,其中7人被判刑3至7年,开枪官员却只受到警告或降级处分。因压制而愈益激化的群体维权事件反映中国政府在改善人权、通过宪制合理解决利益争端、建立“和谐社会”方面缺乏诚意。

17年来,官方不仅不因势利导,回应民间要求加快政治体制民主化建设,反而加紧对争取民主参政权人士的严惩,如最近对杨天水的重判,许多民主人士也仍在狱中服重刑。官方操纵的法庭不时地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泄露国家机密罪”迫害敢言记者和网路独立作家,设立了庞大“文字狱”,赵岩、师涛、张林、李建平、李元龙、阳小青等案只是最近的几个新的例证。中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上监禁网络异议人士最多的国家,仅最近几年就有50多人因此被判刑入狱。

17年来,“六四事件”中遇难者家属和伤残者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官方正式的赔偿和道歉、象“天安门母亲”们所遭受的境遇显示的那样,他们寻求公正的行动一直受到打压。而“6.4”下令开枪镇压的责任者却至今没有依法受到追究。

这一切都一再证明:“六四”没有“成为过去”,人们维护“六四”记忆的努力没有过去,官方对“六四”的恐惧也没有过去;在中国,对人权的侵犯也并没有因经济的发展而像有人宣称的那样有所减弱,我们为争取人权民主自由所需要作出的努力依然艰巨,国际社会对此应当承担起的责任也依然重大。

但是17年之后,中国人从自身的经历中越来越意识到民主和自由人权的可贵,维权意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烈,从来没有过那样多的普通民众起来为自己的尊严和社会的正义抗争。

我们呼吁当局立即释放因维护自身权益而遭监禁的各地维权人士、还权于民,停止使用暴力来回应人民的正当合法的诉求,并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因腐败、强迫征地、拆迁等引起的侵权问题。我们强烈要求中国官方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调查“六四”事件真相,依法追究事件的责任者,对六四的死难者家属和所有因六四受到迫害的人们致歉并作出相应赔偿,允许因六四事件被迫流亡异国他乡的人士重返祖国,更重要的是立刻启动政治改革,为在中国永远避免再产生类似的悲剧做出制度上的保证,使得中国人的基本人权从根本上得到保障。

维权网、独立中文笔会

2006年6月4日

联系:
夏浓 admin@chinese-rights-defenders.net +852 8125 7253
万之 maipingchen@chinesepen.net +0046 73 6577 477

【独立中文笔会】2006.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