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宪章》论坛:释放刘晓波!释放良心犯!实现国家转型正义!——纪念《零八宪章》发布四周年暨晓波入狱四周年

12月10日是著名的“世界人权日”,六十四年前的这一天,《世界人权宣言》被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运动自此有了一面世界性旗帜。四年前的2008年12月10日,由刘晓波先生和张祖桦先生主笔的《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它一经诞生,便响亮地宣布了一个伟大的新时代的来临。

回顾民主墙时代以来的中国民主运动,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为了祖国民主事业而竭诚驱驰、精诚奋斗,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牺牲。但由于种种原因,直到本世纪初的公民维权运动兴起,中国民主运动始终不曾诞生一部为广大民主进步力量所共同认可的纲领性文献,中国民主事业也因此而缺乏强劲的整合与系统的动员。但《零八宪章》的光荣诞生为伟大祖国的民主事业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零八宪章》是一部中国版的《人权宣言》,它鲜明的指出了“中国的历次政治灾难都与执政当局对人权的无视密切相关。”强调人权的天赋性与至上性,强调国家与政府必须为保障人权而存在的真理性与公理性——《零八宪章》的旗帜是一面光辉的人权的旗帜。

《零八宪章》高扬普世价值大旗,明确指出“自由、平等、人权”不是西方的专利,而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中国人作为人类的一员,只有遵循并弘扬自由、平等、人权原则的普世性,中国的现代化才会是人的现代化,中华文明才会融入世界文明,并在此基础上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零八宪章》实事求是的回顾了中国近代化和现代化的艰难历程,一针见血地指出“新中国”乃“党天下”的实质,揭露了共产党所制造的系列人权灾难,尤其是批判了“改革开放”时代“政治进步”的“纸面性”和虚假性——不仅指出“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普遍现实,而且指出执政党的威权主义统治正将这个国家引向灾难性的危机当中。从这个意义上讲,《零八宪章》公开宣布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与“特色论”的死亡,是解构中国威权主义政治逻辑的强大武器。

《零八宪章》是中国现代化的指南针,明确指出了中华民族的前进方向,那就是以自由、人权、平等为核心价值,建立一个民主、共和、宪政的中国,它强调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统治必须经过人民的授权和选择——民主的旗帜、宪政的旗帜是《零八宪章》插向中华民族国家高地的最鲜艳旗帜。

《零八宪章》完整地设计了中国现代化转型的“路线图”、设计了中国民主路线图。通过“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结社自由”、“言论自由”、“军队国家化”、“联邦共和”等十九条“基本主张”的提出,科学而理性地为威权主义政体改造提供了一套完整的可具操作性的实施方案。它既是体制内进步力量的改革纲领,也是民间民主力量的行动纲领。

《零八宪章》是和解的宣言,是合作的宣言。尽管执政党在六十多年的统治里为整个国家和民族制造了太多的灾难和悲剧,但从降低转型成本的良好动机出发,《零八宪章》并没有公开提出暴力革命、彻底颠覆的政治主张,而是主张通过政治改革来打通中国民主之路,特别是在第十九条基本主张中要求执政当局释放政治犯和良心犯,释放所有因信仰而获罪的人员(包括受迫害的法轮功同胞和基督教家庭教会同胞),为受政治迫害人士恢复名誉并给予国家赔偿——充满了理性和解与合作的精神。从这个意义上讲,《零八宪章》是不分左派、中派和右派的宣言,是不分朝野上下、体制内外的宣言,是全体中华儿女在普世价值基础上为百年梦想进行理性合作的宣言。

《零八宪章》更是一部中国民主化的动员令和集合令。《宪章》不仅分析了百年中国的悲剧历史和现存制度的灾难性、陷阱性和危机性,不仅提出了六大普世理念和十九条基本政治主张,更重要的是它没有停留在静态的方案设计上,而是鲜明动员“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强调通过开展中国公民运动来推动宪章原则和宪章蓝图的实现。“公民运动”是《零八宪章》为所有关怀祖国民主化和现代化转型事业的中华儿女提供的行动模式。只有本着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正因为《零八宪章》具有前述特点,所以在首批303位中国公民签署公布后,便在网络上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波澜壮阔的宪章签名运动,体制内外各个界别的中国公民纷纷签名表示认同《零八宪章》所宣布的价值理念和行动方案。截至目前共计有28批、12881位中华儿女签署了《宪章》,另有众多人士通过网络传播甚至街头演讲、街头散发的形式传播《零八宪章》。在当代中国民主奋斗历程上,《零八宪章》取得了各界人士的广泛认同和支持,诚如著名民主人士胡石根先生所言:“《零八宪章》指明的民主宪政方向,正如喷薄欲出的朝阳,生气勃勃地出现在世界东方的地平线上,受到亿万人民的热切盼望。”海外的中国民主党更是明确宣布将《零八宪章》作为推动中国民主转型的共同纲领。2010年10月,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还毅然宣布将2010年度和平奖授予因《零八宪章》而入狱的刘晓波先生。

也因此,《零八宪章》一经诞生,便遭遇执政当局的野蛮封锁和打压,宪章主要起草人和发起人之一的张祖桦先生不仅被传唤抄家,而且若干年来一直遭到执政当局长年累月的监控和软禁,几乎每一位宪章签署人都受到传讯和威胁。不仅如此,当局还组织御用学者陈奎元、钟哲明之流公开著文批判《零八宪章》;在2008年底和2009年初,胡锦涛、吴邦国等中共党魁还公然抛出“邪路论”和“五不搞”的观点,公开对抗举世瞩目的《零八宪章》。

而当局对《零八宪章》最为典型、最为野蛮和疯狂的打压则集中体现在对《零八宪章》另一位主笔刘晓波先生及其夫人刘霞女士的残酷迫害上。2008年的12月9日——也就是《零八宪章》公布的头一天,刘晓波就被北京当局关进“黑监狱”,2009年6月23日,被软禁半年的刘晓波遭到北京当局的逮捕,同一年的“世界人权日”刘晓波被正式开庭审理,12月25日被以“煽颠”名义处刑11年——这是迄今为止被以“煽颠”名义判刑时间最长的民主人士,其主要罪证便是起草《零八宪章》。与此同时,从2010年10月刘晓波获取诺贝尔和平奖开始,刘晓波夫人刘霞女士就被执政当局下令全天候进行“软禁”,每周只被允许由警察“押送”着出去买东西、探望父母一次,每月只被允许由警察“押送”着去锦州监狱看望刘晓波一次,与外界的联系被断掉,在家既不能打电话,也无法上网——可以说,执政党对《零八宪章》签署人的打压,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及其夫人刘霞女士的严重迫害为其不光彩的迫害历史增添了最耻辱的一笔——天下共愤!神人共愤!

今天是2012年的12月10日,是全人类的第62个“人权日”。前不久,张祖桦、崔卫平、艾晓明、贺卫方、徐友渔等数千中国公民向新一届“习李中央”发出公开信要求释放刘晓波和一切政治犯,要求执政当局恢复刘霞的人身自由。与此同时,南非图图大主教、哒赖喇嘛等132位诺贝尔奖得主共同签名向中国政府发出公开信,要求“中南海”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博士,并解除对其夫人刘霞女士的非法监禁状态——这封公开信现在已经获得全世界各国数十万人士的签名支持,而且签名人数还在增加。

面对国内人士和国际人士的广泛呼吁和建议,我们认为新一届中共领袖不能再执迷不悟、一错再错了。不仅对抗《零八宪章》是非常错误的,而且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继续关押在监狱中更是忤逆天下、背离人心的。中国是世界大国,不仅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而且是联合国人权事理会成员国;从历史上讲,中国政府还直接参与了《世界人权宣言》的草创活动;此外,北京政府在十多年前就曾签署两大国际人权公约,这些都是中华民族和中国政府的光荣——我们希望在这些“光荣历史”的基础上再增新的荣光、新的辉煌。

我们注意到新任中共总书记在深圳的讲话,注意到习近平上台的“第一站”不是去西柏坡瞻仰毛太祖,而是前往深圳这个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阵地,宣布改革开放“要有新开拓”!我们对此讲话表示谨慎欢迎。我们认为无论对于执政党还是这个国家而言,“和平变革”的历史时机并不多了——我们甚至坦率地说,因为日益尖锐的官民矛盾、党民矛盾和社会矛盾的持续发酵,使得历史留给习近平、留给共产党和平变革的时间只剩下最后的几年了,再想如“胡前任”那样庸庸碌碌的拖拉下去,五年后,迎来的恐怕会是灾难性的全社会动荡——在那种情况下,执政党面临的必将是颠覆性的全民扫荡。我们认为8000万共产党人也是中华儿女,也是同胞公民,与其彼时哭哭啼啼、向隅而泣,何若此时顺水推舟、力挽危局。因此,我们欢迎习近平先生有关“改革要有新开拓”的讲话——但这个“新开拓”不是别的,应该是全面考虑《零八宪章》提出的“中国民主路线图”,以比蒋经国和国民党更大的魄力进行政体改造和制度再造。

当然,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开头”,都要有个“第一步”。我们认为对于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代中共领袖集团而言,最好的第一步就是响应国内国际社会的强大呼吁,从善如流、顺水推舟,释放以刘晓波为代表的全部政治犯和良心犯,恢复他们作为国家公民的全部荣誉;释放所有因信仰问题而入狱的法轮功同胞和家庭教会人士,并给予应有的国家赔偿;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从而实现《零八宪章》所明确指出的“转型正义”和国家正义!并在此基础上团结中国各民族全体公民依照民主、共和、宪政的原则在“圆桌会议”上共同缔造出伟大祖国的美好未来!

《零八宪章》论坛
2012-12-10

【零八宪章月刊】2012.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