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刘晓波妻子向美联社讲述软禁经历

周四,记者得以登门让刘霞吃惊不已。她哭着讲述了在监狱里服刑的丈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她自己这两年受到软禁的经历。

刘晓波妻子向美联社讲述软禁经历

AP 周四,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拿着她与丈夫的合影拍照。

刘霞与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记者进行了简短的交谈,这是她26个月以来首次接受媒体采访。美联社记者趁着看守人员疑似离开吃午饭的时候进入了她的房间。这些意外的访客令她难以置信,她声音颤抖,喘不过气来。

刘霞说,她仍未结束的软禁充满苦涩的荒诞色彩,与北京方面为莫言获得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热情反应形成了鲜明对比。刘霞说,她一直被限制在北京市中心的复式住宅内,没有网络,也没有接入外界的电话线,每个星期只允许出去买些生活用品、见见父母。

她说:我们就是生活在这么荒诞的一个地方。太荒诞了。我觉得我是一个在情感上对刘晓波获奖的后果做好了准备的人。但他得奖之后,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一得奖我就没办法离开我家。太荒诞了。我觉得卡夫卡都写不出比这更荒诞、更不可思议的东西。

她每个月被带去见一次狱中的丈夫。不清楚刘霞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有规律地探视丈夫的,也不清楚接受采访之后还能不能继续有规律地探视。刘晓波获得诺奖两天之后,刘霞曾去见他,然后出来告诉世界,他要把这个奖献给1989年天安门事件中死去的人们。之后一年多的时间,她都得不到探视刘晓波的许可。

刘晓波因为起草并散发纲领性的民主请愿书《零八宪章》,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处以11年有期徒刑,现在已经服刑四年。诺奖委员会在向他颁发和平奖的时候提到了《零八宪章》,以及他20年来争取民权的非暴力斗争。

北京对刘晓波2010年获奖一事予以谴责,说诺奖委员会把奖项颁给一个囚犯玷污了委员会的声誉。而当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宣布之后,这种愤怒被喜悦和自豪取代。莫言是得到中国政府认可的作家。

中国政府将刘晓波夫妇分别拘押在北京东北方向450公里的监狱和北京市内一栋单元楼的五层,反映出政府决意不让这位57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成为鼓动其他中国民众的动力,无论是他本人还是通过妻子。

她的遭遇曾被维权团体说成一国政府对一位诺奖得主的家属施加的最严厉报复。

刘霞说,虽然她被禁止同丈夫谈起自己的具体处境,但他知道她也失去了人身自由。

她说:他多少知道。我跟他讲,你所经历的,差不多也就是我所经历的。

身着运动装和拖鞋的刘霞看到门口有几位美联社记者,深感震惊。她的第一反应是双手抱头,问了几次:你们是怎么上来的?你们是怎么上来的?

大约在正午时分,24小时监视刘霞所在楼房入口的看守离开了岗位──一个铺了毯子、用于坐卧的简易床。

刘霞显得有些虚弱。她解释说,这是因为背上有伤、经常卧床不起。她剃了一个毛寸头型。自从刘晓波2009年入狱以来,她一直是这幅严肃持重的样子。

刘霞是一位诗人、摄影师和画家。她说,平时主要是看书,有时候画画。她说,上次见到丈夫是几个星期之前,他身体不错,但记不起那次探视具体是哪一天。

她说,我不再记日子了,就是这样。

两年前的12月10日,诺贝尔委员会在挪威奥斯陆举行了为刘晓波颁奖的仪式,台上摆了一张空椅子,以示刘晓波缺席。中国政府不让刘霞和其他活动人士参加,并要求其他国家的外交官不要出席。在网上,那张空椅子一度成为支持刘晓波的象征。

刘晓波获奖消息公布几天后,刘霞接受了一次少有的电话采访,听起来似乎充满了希望,以为自己的软禁时间不会太长。她说,一段时间内,压力肯定会更大,我会更不自由,更不方便,但我相信他们不会永远这样下去,我相信将来会出现积极的变化。

但不管是对她自己还是对她丈夫,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变化出现。外交部本周重申,刘晓波是一个被定罪的犯人,授予他诺贝尔和平奖是外界对中国司法主权和国内事务的干涉。

在周四的突然采访之前,刘霞最近的影像是巴黎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在10月发布的,该组织没有透露影像的获取途径。在那段模糊视频中,有一位孤独的女子深夜在窗边吸烟。

【美联社】2012.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