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弘达:刘晓波系狱与思科公司的双面——CECC“刘晓波获诺奖一周年”听证会上的证言

美国国会与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

2011年12月6日(星期二)

刘晓波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已经一年了,现在他仍是在监狱里。1960年,我也因为不容于官方的见解,被投入中国的劳改营,并被囚禁长达19年之久。半个世纪过去了,中国政府仍然没有改变它对待异议人士的手段。我希望今天的听证会能让人们重新关注刘晓波案,让人们知道中国当局是如何对待那些和平表达民主诉求的人们的。

很多人都知道,刘晓波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他到底犯了什么罪?在过去的几年中,刘晓波把280多篇文章投寄给我们的网站——观察,同时他也给很多很多其它海外网站写稿。他的判决书中提到若干有“颠覆”意图的文章,其中有三篇首发于《观察》,有《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和《多面的中共独裁》。观察网站长期被中国的“防火墙”封锁,大部分来自内地的互联网用户无法访问。中共政权如何屏蔽有争议的文章,又如何追踪这些文章的作家和读者呢?这还要“感谢”美国的科技公司,他们提供的技术使这一切成为可能,也最终使刘晓波这样的伟大的思想者身陷囹圄。

去年,我应邀赴奥斯陆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虽然许多中国人试图出席仪式表达他们对刘晓波的支持,但中国政府不让他们出境。连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也被软禁,无法替丈夫领奖。即便如此,我仍然很高兴,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终于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这标志着,中共镇压言论自由之时,国际社会不会置若罔闻。

许多人来到奥斯陆来庆祝刘晓波获奖。当我打开颁奖仪式的小册子,我很惊讶地看到思科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的致辞。他指出,自1999年以来,思科公司一直是诺贝尔和平奖音乐会的赞助商,还称:“思科致力于帮助个人、公司和国家使用互联网进行合作、接受教育、增长实力,传播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先生的思想所激发出的理念和创造力。”读到这些话,我感到震惊。思科公司开始赞助诺贝尔和平奖音乐会的时候,大致也是它开始协助建造中国庞大的“金盾工程”,支持中国的专制政权的时候。我意识到,思科面对国际社会时显示了不同于面对客户的另外一副面孔。通过与中国政府长达十年的合作,思科的技术支持和人员培训,使刘晓波这样的活动人士根本无法充分利用互联网所带来的便利。

思科公司声称,它致力于鼓励言论自由,坚守维护人权的承诺。而事实上,思科公司愿意和任何合作伙伴合作,只要这种生意能带来利润——哪怕是以牺牲其他人的权利和自由为代价。有一天,当刘晓波重获自由,我深信,他也会要求知道公安警察如何能够跟踪他,政府如何能够对互联网内容和互联网用户实施监控。

不幸的是,刘晓波的情况从去年到现在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刘晓波获奖之后的几个月,他的妻子刘霞遭到了软禁,后来完全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此前,劳改基金会一直和他们保持联系,定期从雅虎人权基金中给予他们经济支持。劳改基金会出版了他两本专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和《追寻自由》——售出了2000册。但从2011年2月以来,我们一直没能联系到他们,无法继续给予资金支持并结算版税。不久后,我们将出版《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的英文版,这样,即使他在狱中,他那和平、乐观的异议声音依然会传遍世界。

多年前我在劳改营时,持不同政见者受到的对待和其他刑事犯没有不同,甚至更糟。我们工作时间很长,经常遭狱警殴打或虐待。晚上,我们必须参加政治学习,还举行批斗会,相互批评反革命思想。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劳改营的条件不再那么恶劣,但劳改制度的基本原则并没有变化,囚犯被迫劳动,被迫接受思想改造。

1990年代,中国意识到如果它希望向国际市场出口劳改产品,它必须掩盖产品的来源。因此,自1994年开始,中国停止使用“劳改”这个词,而代之以“监狱”。然而直到今天,监狱和劳改依然密不可分。据报道,刘晓波服刑的锦州监狱,企业名称是锦州市金凯电器集团或锦州新生开关有限公司,是辽宁省最大的的监狱,大多数囚犯是服刑10年甚至更长的犯人。犯人制造多种电气设备,包括家用电器、电路板、电机配件、变压器等等。截至2008年,它的两个监狱企业都列入了邓白氏企业名录。今天,锦州新生开关有限公司的名字仍然列在英语的商业指南网站上。

尽管中国继续剥削奴工劳动,但它越来越关注它的软实力和国际形象。因此,对刘晓波这类有名的政治异议人士,中共给予了更好的对待。今年秋天,他甚至获得许可回家去悼念亡父,还获准和直系家人见面。中共当局认识到,对于声誉卓著的持不同政见者应该给予不同的对待,以免丑闻传出激怒国际社会。刘晓波也许不会被强制劳动,但是那些媒体关注不到的普通囚犯何以能逃脱强制劳动的命运?难道一个人必须获得诺贝尔奖才能赢得尊严,才能使自己的基本权利受到尊重吗?

今天,我们仍然不知道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在遭受着什么样的迫害,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刘晓波曾经说过,“我们必须走向一个开放的社会,那时言辞不再被视为犯罪。”但是,长期以来,中共一直惯于虐待良心犯,以最大限度地压制异议声音,维护政权的“稳定”。2009年,刘晓波被捕之后,当局曾试图说服他离开中国,以免继续在国内“制造麻烦”,但他拒绝了。很显然,刘晓波不会放弃他的民主理想,也不会放弃表达自己的观点。因此,很难预测中国政府是否会减少他的刑期。所以,在他获得自由的那一天到来之前,美国政府和国际人权倡导者都必须代他发言,告诉中共当局,刘晓波没有被忘记,他对于中国美好前途的憧憬不会悄然褪色。我们不应该跟中国谈什么“政治改革”,因为在中共眼里,“政治改革”就是指找到一种方法来维护自己的权力,根本不用理会人民的自由需求。只有中共垮台,中国才能发生真正的变化。中国人民不会永远默默忍受共产党的压迫。

本文原为英文,由劳改基金会译为汉语,题目为译者所加。

【观察】2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