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

刘晓波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还被关在监狱里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获奖一周年之际,五名诺奖获得者联名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他们指责国际社会,已经淡忘了刘晓波的命运。

“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1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

这五名获奖者组成的委员会包括南非反种族隔离领袖人物图图大主教。他对北京方面在国际上掀起了一阵“恐吓浪潮”后,限制刘晓波家人和朋友人身自由的做法表示担忧。该委员会在本周四(12月8日)发表的第一份声明中表示:“刘晓波获得诺奖一年后,国际社会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仍然在监狱里煎熬。”

对此,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秘书伦德斯塔(Geir Lundestad)评论称,声明中的措辞听起来有些过于激烈:“我们非常欣慰的看到刘晓波去年获奖引起了广泛的注意。我们也很高兴的看到许多政府在刘晓波获奖的前前后后都对此作出表态。当然,随着中国的快速崛起,许多国家都愿意和中国搞好关系。但总的来说,我们对外界就去年刘晓波获奖的反应还是非常满意的。”

曾经是刘晓波代理律师的莫少平也认为,中国知道刘晓波的人不会将其淡忘。他说:“我想不会,因为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本身开创了中国的几个先例……我相信人们不会忘记。尽管中国大陆现在确实封锁的很厉害,对他的报道几乎根本不能在公开的媒体上能够看到。但是我觉得很多人确实也是知道刘晓波获奖,而且也应该不会去忘记这个事情的。”

这个由五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组成的委员会呼吁“所有那些致力于保障思想和言论自由人加入进来,为释放刘晓波作出努力。”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秘书伦德斯塔认为他们的发出的声音非常重要。“这五名获奖者提醒我们,必须继续争取人权的斗争。”

“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2

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秘书伦德斯塔(Geir Lundestad)在颁奖典礼上

目前,该委员会成员还包括伊朗人权律师伊巴迪(Shirin Ebadi),反地雷人士威廉姆斯(Jody WILLIAMS),北爱尔兰和平主义马奎尔(Mairead Maguire)以及贝蒂·威廉姆斯(Betty Williams)。另外,加入该委员会的还有前捷克总统哈维尔(Vaclav Havel)。

刘晓波和妻子与世隔绝

刘晓波是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曾多次入狱。他也一度担任过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的职务,是《08宪章》的发起人。该宪章要求中国改革一党执政的政治体制。中国当局于2009年圣诞节当天判其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处以有期徒刑11年。目前,他正在辽宁省锦州监狱服刑。

刘晓波曾经的代理律师莫少平称,现在没有关于刘晓波的任何消息。“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去探视的只有他的太太刘霞。但是刘霞现在本身也与外界隔绝。也就是说她所有的信息我们都联系不上。(当局)不允许和她联系。这实际上是类似限制她人身自由这种情况。”

莫少平律师表示:严格来讲,中国当局的这种做法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因为刘霞她本身不是一个所谓犯罪嫌疑人。所以当局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去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但现在的事实是,刘霞本身和外界就是隔绝的,跟外界根本联系不上。这也就扼杀了刘晓波获得释放的一大希望。因为刘晓波现在正在服刑,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他是有权提出申诉的。也就是说即便现在法律判决仍然生效,他仍然可以不服判决,进行申诉。莫少平律师愿意继续做刘晓波的代理律师。但这需要他本人,或者是妻子刘霞来确定。

“因为他不明确需要委托律师来进行申诉的话,我们律师就没法和他见面,没法去监狱探视他。可是从刘晓波获奖之后,我们不仅没法儿去见刘晓波,同时他太太也和外界隔绝,包括我们律师也和她联系不上。所以如果他不服想进行申诉的话,我们都没法启动这个程序。”

“世界已经淡忘了刘晓波”3

诺贝尔奖奖牌

莫律师指出,中国当局这种限制刘霞人身自由,让她与外界隔绝的做法本身就是违法的。虽然他不清楚当局这样做的原因,但这种行为没有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来执行司法机关的职能。

连本带息的奖金等着刘晓波来领取

中国对挪威诺奖委员会向刘晓波颁奖仪式曾经提出严重抗议。伦德斯塔向德国之声透露,刘晓波获奖一年后,中国政府没有再和诺奖委员会以及其相关机构取得联系,中国方面也停止了发出抗议的声音,因为中国当局一年前表达的立场非常明确。“虽然挪威和中国的贸易活动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除了三文鱼出口以外。但是,现在挪威和中国在政治层面上的接触非常有限。”

伦德斯塔告诉德国之声,“将会替刘晓波保管好奖牌、奖状和奖金。等待他本人或者派遣的代表有一天能来奥斯陆领奖。”而且,奖金的利息一分钱也不会少。“不管利息有多少,他到时候会连本带息的获得这1000万瑞典克朗。”

(任琛)

【德国之声】2011.12.09